港报社评:一宗伦常悲剧,折射市民无助待援--明报2月16日

 作者:张廖尉庄     |      日期:2019-04-22 05:08:00
昨天牛池湾发生命案,一对年近六旬夫妇死亡,患有认知障碍症(亦称脑退化症)的妻子遭勒死,男死者疑因妻子病情而萌生寻死念头一宗伦常惨案折射当局对认知障碍症患者以至年长人士支援不足香港人口急速老化,医疗和安老服务需求殷切,遗憾的是政府长年甘当守财奴,坐拥超过9000亿元财政储备,却未有拨出足够资源大力兴建医院和安老院,加紧培训医护人才等应对新一年的财政预算案将于本月底发表,政府必须在改善医疗和安老服务方面急起直追,几位特首参选人亦应提出详细蓝图,阐述如何应付人口老化,不能泛泛而谈 本港人口老化,认知障碍症个案亦愈来愈多目前香港约有11万名认知障碍症患者,估计20年后可能倍增,近年患者更有年轻化趋势病人的痛苦自不待言,身边人和照顾者所承受的压力,更是不足为外人道社会对认知障碍症护理中心及专业护理员的需求激增,惟当局的支援却长期不足过去政府提供的主要支援,就是针对护老院舍,发放金额逾2亿元的「照顾痴呆症患者补助金」,让院舍增聘专业员工,照顾认知障碍症病人和安排训练活动,然而受惠患者数目有限,专业护理员也相当缺乏 护老院舍宿位严重不足,大部分认知障碍症患者都需在家中接受照顾虽然政府在全港18区均设有长者日间护理中心,为身体机能缺损(包括患有认知障碍症)的长者,提供日间照顾及支援服务,但是并没有专为认知障碍症病人而设的护理中心;对于病人家属,当局的支援就更少有政党曾经提出在全港各区增设认知障碍症支援中心,同时设立基金,对病人及家属提供资助,纾减经济压力长远来说,政府更应增建护老院,大幅增加宿位供应 说到底,对认知障碍症患者的支援,核心就是资源投入的问题论财力,政府坐拥9170亿元财政储备(截至去年3月底数字),要大兴土木建设医院和护老院,绝对应付裕如,问题是长期以来,一些官员拘泥于「小政府」的框框,以「量入为出」之名,不思进取,令医疗和护老服务水平长期停滞不前,追不上社会实际需要前财政司长梁锦松曾提出,「财政储备维持在相等于12个月的政府开支水平」,可是近10年却变成「储备愈多愈好」,财政盈余连年严重低估之余,又经常将「公共开支维持在本地生产总值20%水平」(下称「20%」原则)挂在口边,奉为金科玉律,作茧自缚,令大量急需兴办的社会设施,不断拖延押后 近年有财金官员振振有辞辩称,港府早在1970年代引入「20%」原则,希望控制开支保持「小政府」理念,若与80年代的「14%水平」相比,现今水平已有显着提升,云云然而放眼今天,无论是香港社会形态还是环球经济形势,都跟40年前有显着差别,官员再没理由抱残守缺,一成不变2015年底,立法会秘书处发表报告,指出香港人口急速老化,65岁及以上人士达到112万人,占总人口六分之一,到2034年比例更将急升至三成,可是政府资助安老院舍宿位数目,10年来几乎不变,导致申请人数愈来愈多,轮候时间愈来愈长 政府在改善公共医疗服务方面,表现也不理想回顾2004年至09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GDP)平均每年升幅约有4.9%,同期公共医疗开支占GDP比率却由2.8%降至2.1%,虽然近年相关比例有所回升,但是仍远低于大部分发达经济体回归以来,本港公立医院牀位一直维持在3万多张,严重短缺,对上一所落成的大型地区综合医院,更要数到1993年的东区医院公立医院负责照顾全港九成住院病人,却只有约四成医生在公营医疗体系服务,人手长期紧绌;相比之下,新加坡过去10年医生人数增加了一倍为了应付人口老化挑战,近年新加坡政府更拨款,务求5年内增加安老院舍宿位70% 香港的医疗和安老服务停滞不前,实乃当局长期不肯花钱改善民生之过诚然,过去两三年,政府总算开始尝试增拨资源,急起直追,例如预留2000亿元展开为期10年的公立医院发展计划,兴建启德医院、扩建玛丽医院等,着手增加院舍宿位,同时又成立精神健康检讨委员会,制订未来精神健康服务发展方向,包括针对认知障碍症病人的支援凡此种种,皆是正确方向,可是要追回多年来的缺失,政府还须加快步伐,投入更多资源,不能再当守财奴(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