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总统强势干预,储局独立难保--信报2月16日

 作者:爱唯     |      日期:2019-04-22 11:12:00
(2月16日社评) 美国联储局主席耶伦自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首次出席国会听证会,周二先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作证,翌日移师众议院,就美国经济状况和利率展望向金融服务委员会作出交代 二○○八年金融海啸后,以联储局为首的环球央行非但成为支持经济复苏的主要甚至唯一力量,金融市场每见风吹草动,央行更会毫不犹疑发挥影响力,务求稳定市况及恢复投资者信心以耶伦自己的话来说,在实现充分就业和稳定物价以外,联储局还有第三个「不成文的任务」(unwritten third mandate),就是促进金融稳定和控制系统性风险 这句话虽适用于加强联储局在金融监管领域所扮演的角色,但环球经济不稳一旦危及美国,局方在货币政策收放上也会作出调节,以起稳定市场之效美国去年原预期会调高利率四次,最终只在年底加了一次息,即为显例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市场焦点迅速转向新政府计划推出的财政刺激措施,投资者憧憬美国经济在基建开支大增和减税推动下转趋旺盛,对货币政策的关注点则落在联储局会否加快收紧银根,以防特朗普政府稍后出台的刺激经济政策加剧通胀 耶伦在周二举行的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听证会上避重就轻,以财政政策转变的实际影响暂时不得而知为理由,拒绝就特朗普治下联储局货币政策可能出现的变动直接表态,但她明确表示耽待太久加息并不明智,跟去年十月总统选战尚未尘埃落定时大谈「高压经济」(high-pressure economy),暗示加息速度稍稍落后通胀(slightly behind the curve)不足为惧相比,四个月间口径完全两样 这也许与美国就业市场保持强劲,通胀率逐步逼近百分之二目标水平有关,惟政策取态选前选后大相迳庭,特朗普因素在耶伦的盘算中起了重大作用,应属虽不中亦不远的推测耶伦发言后,市场对美国下月加息的预期略为升温,美汇指数重上一○一水平,惟道指周二收市升近百点,股市对耶伦口风转「鹰」并未作出负面反应 作为联储局掌舵人,因应新形势在加息上一改之前「叹慢板」的作风,严防通胀失控,本为耶伦不可推卸的责任然而,市场此刻正在热炒通胀重临(reflation)概念,耶伦恰如其分地履行应尽之责,随时令这位昔日市场眼中的「大鸽派」,摇身一变成为投资者押重注于股市的最大「风险」来源在雄心勃勃的白宫新主看来,耶伦并非其同路人,竞选期间对她已作过多番批评,央行若继续由耶伦执掌,自然不利特朗普带领美国「重新强大起来」我们认为,耶伦在明年一月底任满后获邀留任的机会微乎其微,在她「起身」之前,联储局决策层将率先面临大洗牌,由七人组成的理事会未来数月可能出现多达四张新面孔 联储局理事会本已有两个空缺,加上专责金融监管的理事塔鲁洛(Daniel Tarullo)上周五请辞,意味特朗普在短期内可委任三名新人入局另一位理事、民主党籍的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据报也无意留任,倘若连她亦求去,新理事将增至四人,等于整个班底面目全非 联储局七名理事在议息会议上都有投票权,于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合共十二票中占逾半数,若七人中有四人跟总统「同声同气」,当中一人更大有可能成为下任联储局主席的真命天子,作为任期剩下不足一年的现任主席,耶伦影响力大不如前势所难免 从伏尔克、格林斯平、贝南奇到明年初任满的耶伦,历任联储局主席面对的挑战各自不同,功过得由史家评价可是,像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尼克逊总统赤裸裸地干预联储局决策,迫令时任主席的伯恩斯(Arthur Burns)唯命是从的情境,过去四十年从未发生,联储局的独立性和权限基本上随着央行对经济影响力不断扩张而增加可是,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从金融监管到货币政策恐怕都要插上一手,联储局不受政治干预的金漆招牌是否能保,正面临严峻考验(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