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热点聚焦:贸易战阴影下广东工厂春节提早停产 工人担心丢饭碗

 作者:干裢锵     |      日期:2017-11-07 01:08:33
(更正:调整第一段措辞并修饰标题) 路透东莞/香港1月18日 - 王志申拿到丹麦航运公司马士基集团(Maersk)(MAERSKb.CO)给的两个月带薪假时无比兴奋,打算利用这次机会和妻子女儿回甘肃老家过年 但这份意外奖励带给他的狂喜很快化成绝望,1月3日马士基解雇了他,距离他打好行装从东莞出发还不到一个月 他表示,和他一起被公司东莞集装箱厂解雇的有2,000名员工,工厂自12月初以来就一直闲置,因为中美两国贸易战影响到许多行业,从物流到汽车乃至科技企业,都未能幸免 “我还以为那是放假呢,”35岁的王志申在马士基做了将近六年的油漆工,两周前在微信上接到解雇通知 马士基是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运输公司公司在电邮中向路透证实,已通过“一对一”通电话或微信的方式解雇了2,000员工 马士基在11月发布警告称,中美贸易战将影响到集装箱运输的需求,商品运输量在下滑 据广东省统计局,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两家子公司为应对中美经贸摩擦,调减了运输航次,导致该地区水路货物周转量大幅下降 “我听说多数集装箱工厂今年初都开始让员工休假,所以以为给我们多放几天假也是正常的”王志申说,他每月基本工资是3,900元人民币(574美元) 每年农历年假期,有大量中国人回乡与家人团聚,其中包括了许多农民工,使每年“春运”号称为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短时间迁徙今年农历年在2月初 尽管许多工厂通常会在春节前会关闭,但路透访问十多名劳工、企业主、劳工维权人士和国际贸易相关律师显示,由于贸易战久拖造成订单减少,今年许多企业较往年提早关闭 路透最近参访的三个一度很繁荣的东莞城镇,就呈现出明显的放缓迹象许多商店和餐厅都关上大门,一些工厂闲置,许多还打算出租 在东莞的香港工厂主Danny Lau说,部分企业在农历新年前40天左右就关闭了 “东莞曾经到处都是工厂工人,但现在随着工厂关闭,人潮也没了”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路透 “这个区域曾经到处是工人,工人收工后或进餐、或聊天但看看现在这个样子”最近一个工作日傍晚,他指着一处露天用餐区空荡荡的昏暗巷弄说 **出口下降** 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2月出口意外创两年最大降幅,进口也出现萎缩,预示着2019年中国经济将进一步走软 政策消息人士上周对路透表示,中国计划将今年经济增长目标调低至6-6.5%去年的目标为6.5%“左右” 瑞银最近对中国的一项调查访问了200家以出口为主或向出口商供货的制造企业,显示贸易战对63%的企业已造成负面影响 受影响的企业中有四分之一已经裁员,37%在过去12个月将生产转至国外,33%计划未来6-12个月转移 劳动力成本上升、监管愈发严格、转向高端产品和国内消费情况已然让中国庞大的制造业承压但美国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风险使得这种趋势明显加速,越来越多的企业考虑将供应链撤出中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誓言,如果中国不采取措施保护美国知识产权、扩大对美国企业的市场准入等举措,那么将在3月2日上调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的关税 中美双方上周进行了面对面的磋商,特朗普称赞磋商取得“巨大成功”,中国官员称“取得进展”,但具体细节并未公之于众 **放缓势头愈发明显** 人口超过1亿的广东是中国经济规模最大的省份,其1.3万亿美元的GDP规模与澳洲或西班牙相当如果贸易战持续,广东经济放缓对中国沿海其他出口导向型省份而言并非好兆头,也将拖累全国经济增长 “作为出口大省,广东经济受贸易战的影响很大,”驻深圳的独立分析师Song Qinghui表示“很多企业遇到业务低迷、订单大幅减少的问题,决定停止运营的工厂也不在少数” 但很难通过数据判断经济放缓程度,因为广东省最近不再发布一项衡量制造业增长势头的月度经济指标 其他数据显示,去年第三季度广东省制造业劳动人口同比减少逾6%,至1,271万人 11月份在中国最大的贸易展会广交会上签署的对美国出口订单价值同比下降30.3%,发出进一步负面信号 “如果公司服务的是一个美国品牌、美国市场,那么这家公司当然会陷入很深的麻烦,”香港工业总会副主席陈祖恒表示该组织代表中国珠江三角洲地区3万多家港资工厂 尽管一些公司现在可能没有受到严重财务冲击,“但他们知道情况是越来越差的,”他补充说 **老板跑路** 由于订单流入的速度极慢、一些生产线停工,很多企业已经减少工时并取消加班 “没有加班费,扣掉社保和食品支出后我们的薪水就不剩多少了我们唯一在乎的是能到手的钱,”香港金边实业有限公司25岁的工人Ye Minghua说该公司在东莞有一家金属镀层工厂 金边实业总经理助理King Lau表示,上述工厂200名员工中已经有约五分之一休假 他补充说,如果3月时关税提高至25%,预计订单将下滑30% 未来几周可能有更多工厂关门大吉业内观察人士预测,一些无法承受破产沉重代价的工厂老板会直接玩消失 “如今在中国关闭制造工厂很难...中途跑路则容易得多,”Sand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