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鲁战斗机遇见幽浮 飞行员称不寒而栗(图)

 作者:沈跗     |      日期:2018-02-01 07:41:26
一九八○年,我和一个不明飞行物体在空中遭遇,它外观没有飞机特征,而那些特征截至今日都还是飞行器必要的零件(网络图片) 一九八○年四月十一日星期五上午七点十五分,我驻扎在在祕鲁阿雷基帕一带的拉荷亚空军基地基地大约有一千八百名军事人员和平民,那天是个很平常的日子,我们正准备展开日常练习当时我只是个二十三岁的中尉,但我拥有八年军事飞行的经验十九岁那年就执行过飞行战斗任务,二十岁时我获选试飞祕鲁最新型的超音速苏霍伊战斗机我赢得不少飞行员奖章,而且以顶尖空中神射手闻名,拥有从空中射击的高明技巧 正因为我这项专业技术致使我在那个平凡如常的早上,获选去执行一项极为罕见,且预料之外的任务,我事先毫不知情就在已经准备要起飞了,一名军官搭货车前来,上前告诉我们,机场跑道的终点有个看起来像某种气球的物体悬浮在空中 我们走出飞机去看它,当下我们就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我们四名飞行员站在地面上观察这个物体指挥官瑞卡拉下令必须由一名空中小组成员起飞,击落那个物体我们的长官转向我,说:“胡塔斯,由你执行任务” 那个圆形物体大约离我们五公里远,悬浮在离地面大约六百公尺的高度由于天空清澈无比,那物体因太阳反射而闪闪发光 这些禁航区域的位置,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没有人曾飞行该处这个东西不只出现在这禁航区域,并且不回复以通用频率传送的通联要求,同时还继续朝着基地前进它必须立刻停止前进我们很担心这气球是间谍活动之一 一九八○年那时候,祕鲁还没有任何类型的航空气球,包括气象气球或载客气球因此我们知道这不是来自我国的陌生物体气象气球,备有天线和缆线,而且只在一万三千七百公尺以上的高空飞行眼前这个气球高度比较低我们不知道它来自何处,但是随着它益发接近,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击毁它 中队司令官瓦丹斯上尉命令我驾驶我的苏霍伊-22战斗机起飞,在那个气球更接近基地前拦截它我随即走回我的战斗机,眼睛仍紧盯着空中的东西不放,脑海中思索着执行这个任务所需的每一个步骤既然这个物体在基地的视线范围内,而且我的飞机武装配备三十厘米口径的炮弹,因此我决定从东北方往西南方攻击这样的话,太阳会在我左边,我准确瞄准目标物,避免让我的武器撞击到基地 起飞后,我转到右边,飞达二千五百公尺的高度,就攻击位置瞄准气球,轰击出六十四发三十厘米口径炮弹,这些炮弹形成“圆锥状”的火墙,正常来说会消灭炮火路径上的一切其中有些射弹偏离目标,掉落地面,其他射弹则精准命中 我以为气球接着就会裂开,气体会开始从中倾泻而出但毫无动静庞大的炮弹彷佛被气球吸收了,而且气球毫发无伤那气球突然开始急速上升,远离基地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我暗自思忖“我必须更接近它一些” 我启动飞机的后燃器,拉高机首往上展开追击,并同时报告控制塔台我打算遵照程序,继续执行击落那个物体的任务 由于我知道这是个极不寻常的任务,我请求他们确保录音机正常运作,务求此刻开始发生的一切情况都能录音下来接着,一连串惊人的事件就此展开 我的战斗机以时速九百五十公里飞行,那个“气球”维持在我前方五百公尺处随着我们离基地愈来愈远,我跟控制塔台报告相关资讯,例如:“我在三百公尺的高度,距离基地二十公里远……我在六千公尺的高度,距离基地四十公里远……”等等这时候我已经在卡马纳市上空,距离基地大约四十八公里,飞行高度为一万一千公尺 我全力追击那个物体,但是它突然停下来,迫使我转向到侧边我往上转到右边,试着重新定位,再一次射击在距离那个物体大约一千公尺处,我开始逼近它,取得理想的射击位置完美地瞄准它我锁定目标,准备射击但说时迟那时快,那物体再一次快速爬升,避开了攻击我被留在它下面;它竟然“突破攻击” 同样的攻击策略又进攻了两次每一次,我都在这个物体静止时做好瞄准,而每一次也都在我开火前几秒,它会瞬间垂直上升闪开它三度巧妙地闪避我的攻击,而且每次都在最后的一瞬间 这一次我非常专注地试图跟对方维持四百到七百公尺的距离,这是最佳的射击距离可是这个方式并不管用,我觉得自己非得逮到它不可,可是我却做不到,因为它会一直爬升那个不断急速上升的不明物体最终停留在一万四千公尺的高度 我冒险拉高飞机的高度攀升到不明物体的上方,这样我就可以垂直往下对着它,从上方发动攻击如此一来,即便这物体像前三次攻击那样开始上升,它也不会离开我的目标射程,可以让我比较容易射击由于我的飞机既敏捷,机动性高,所以我完全没考虑到任何撞击的可能 我将飞机加速到超音速的速度,回到“气球”原先所在之处,一边开始升高,一边计算物体和我之间的距离随着我爬升得愈高,我看到那个物体实际上就在我下方,令我惊讶的是,那物体再度高速上升,跟我平行并排!这让我完全不可能展开攻击计划 我以马赫一.二的速度飞行,继续上升,仍然希望能超越到它上方,以便展开我计划的攻击当我们到达一万九千二百公尺时,突然间,这东西完全停住,保持静止不动我调整我的机翼到三十度,开启缝翼,这样飞机就能在这个高度灵活操作,我尝试锁定那个物体,进行射击 结果显示我无法像这个“气球”那样在高空中保持平稳此刻燃料过低的警示灯亮起,表示我的燃料只够返回基地在这样的条件下,我只能往这个盘桓的物体飞近一点来观察它,并且试着判定它是什么 当我和这个不明物体之间的距离只剩大约一百公尺时,我很惊骇地发现这个“气球”根本就不是气球这是个直径大约十公尺的物体,顶端有个闪亮的米黄色半球体,类似一盏灯泡从中切半的模样底部是个比较宽广的银色类金属圆形基座它缺乏飞机的所有典型构成要素没有机翼、推动喷射器、排气装置、窗子、天线等等甚至也没有明显可见的推进系统 直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这不是间谍装置,而是一架幽浮,是某种完全未知的东西时间拖到此时,我的燃料已经快要用尽,我既无法攻击或机动操作我的飞机,也不能高速逃脱突然间,我非常惶恐,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 由于缺乏燃料,我必须时而滑行,并以Z字形飞行,让我的飞机比较容易回到基地,在这段过程中,我的眼睛始终盯着后视镜,希望它不会追击我庆幸的是,它并没有追我我总共飞了二十二分钟才安全回到基地 我描述这个东西在飞行,可是我却看不到有任何飞行设备在协助这个不明物体飞行 我降落后,所有与此事件相关的人员马上被聚集召开一场简报,与会者有操作人员、空中防御、地面防御及担任空军指挥官的将军 我们一起察阅所有手边的目录照片,看看各种不同类型的飞机或用来进行间谍活动的空中装置,但是我们一无所获,我们没有办法从这些资料库里面找到任何相符的机种这物体后来被编列为无法辨识的飞行物体,登记入册 一份标题为“在祕鲁目击幽浮”的美国国防部文件,日期为一九八○年六月三日,里面描述这个事件,并声明这个物体的来源依旧不明 总之,我可以确认,一九八○年那天,我和一个不明飞行物体在空中交战,它外观没有可辨识为飞机的特征,而那些特征截至今日都还是飞行器必要的零件这个物体施展出挑战航空动力学定律的特技飞行在完整调查了所有关于飞机可得的数据资料后,我们的军方专家无法找到任何飞机或机器能够做到这个物体所做的事 许多年后,我得知有类似的案例,军机追击无法辨识的飞行物体时,无法成功启动武器,因为在开火前,他们的系统受到阻碍也许因为我的设备是机械式的,所以才会没有停摆,才能继续前进,结果迫使不明物体必须在最后一刻跳离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我发现自己的身分很独特,至少就此刻而言,我是全世界唯一实际发射武器攻击过幽浮的军机飞行员但一想到此事,我还是会不寒而栗 作者:祕鲁空军胡塔斯司令官(退役) 摘编自《飞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