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出现系列恶性杀人案 中宣部下封杀密令

 作者:仓芫     |      日期:2019-05-22 11:08:00
中宣部:请各媒体对湖南省桂阳县系列恶性杀人案和河北省泊头市重大杀人案不报道、不评论、不炒作 请各媒体对湖南省桂阳县系列恶性杀人案和河北省泊头市重大杀人案不报道、不评论、不炒作 官方:河北泊头发生一起杀人案致9人死亡   河北省公安厅27日晚间向记者透露,9月26日,河北省泊头市发生一起致9人死亡的杀人案,犯罪嫌疑人秦长城目前已被警方抓获   据警方介绍,秦长城,男,32岁,泊头市西辛店乡秦村村民,案发前一直在石家庄做水果零售生意据其供述,因怀疑其妻邱某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为泄愤报复,于9月26日下午,蹿至其妻邱某曾经打工的某洗车店,将老板周某杀死,后又蹿至泊头中轴厂宿舍楼、西辛店乡秦村等地,相继杀死其妻邱某及其亲属和同村村民共8人26日17时48分,泊头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迅速赶赴现场开展案件侦查和围堵抓捕工作,河北省公安厅、沧州市公安局立即派员赶赴现场指导案件侦破公安机关于27日凌晨将犯罪嫌疑人秦长城抓获归案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本月23日,郴州桂阳县公安局通报称,警方于18日破获「系列杀人案」,拘捕方元镇50岁村民肖兰生,怀疑他与多名女子被杀案有关,疑凶供称分别将两名12岁、一名13岁及一名30岁女子骗至家中杀害   电单车接走女生 称卖他乡   最后一名疑遭杀害的女子是方元镇观山村李石生的12岁女儿李青青(化名)李石生说,本月1日(星期四)青青首次到20公里外的浩塘中学上学,按事前约定,她放学后会到浩塘乡的舅父家玩,并在舅舅家过周末   但 7日晚,他突然接到校方电话,问青青为何未去上学李石生立即致电妻舅,才知青青跟本未去舅父家去学校查询后,李石生得知其女2日放学后,被一名男子骑电单车在校门口接走,并称是其父要他来接的李石生立即报警,并印制「寻人启事」广为张贴至17日下午,有人致电称,2日下午,看到一名男子带 「寻人启事」中的女孩在嘉禾县肖家镇,女孩不断哭喊「我要回家」   经了解,李石生认定带走青青的是邻近观山村的白泥坳村民肖兰生次日,他和亲友抓住肖兰生质问,对方称以4000元将青青卖走李石生不信,于是将其交给公安局在审讯时,肖兰生招供自7月起先后强姦及杀害4名女子,并将部分尸体埋在家外300 米处的山坡,警方当日在现场掘出多具尸骨,并在肖兰生家中检获人头骨、长发、女人内衣裤等   埋尸山坡 家中检头骨内衣裤   村民称,肖兰生性格孤僻,极少和村民来往早年在与妻子分手后,一直独居在白泥坳一座两层高房屋中   对于有传闻指疑凶杀人碎尸后曾吃人肉,李石生则恨不得将疑凶「碎尸万段」:「他不仅杀了我女儿,还吃了我女儿的肉」但桂阳县委宣传部未有就有关传言作回应,只称案件还在调查中,待全部查清后才会作公布 (一)山村恐慌 9月23日,警方破案5天后,湖南省桂阳县方元镇观山村仍然在恐怖的余波中震荡 村民们放下手里的活,找人多的地方扎堆,七嘴八舌释放各自的讲述——9月18日,一个叫肖兰生的男子,给当地带来爆炸性的恐慌 这个事发前一天还跟村民通宵打牌的男人,倏成面目狰狞的恶魔 强奸,杀人,碎尸……这些极端的残忍字眼,成为村民的谈论要点 更多的物证从肖兰生家搜出:人头骨、长头发、女人的内衣内裤——这些在案发后均被桂阳县**大队起获取证 目击者说,案发次日中午,**人员再次返回,从肖兰生家对面约300米的一处山坡,挖出一具女尸 这里,几乎是一片无人区——连绵不断的山坳间,惟有肖兰生一家,一栋破坏不堪的两层旧砖瓦房孤零地兀立除一条蜿蜒山间、仅能摩托通行的窄土路,没有公路与外界相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几乎与世隔绝,也正因此,这里的一切并没引起村民的警觉 事后警方初步查明,就在这处近乎独立王国的破旧楼房里,肖兰生先后至少将4名女性骗至家中,并残忍杀害 “几个女孩子都是附近读书的学生,一个是谷田村的,在方元中心学校读小学,今年7月份放假,在去学校领通知书的路上失踪另外一个女孩,也是附近毛坪村的”知情人士透露 山坳荒野的破楼里,和肖兰生一起居住的,还有他的弟弟肖相黄但两人虽同住一楼,各自却分间居住案发当天肖相黄也被警方在稍晚时候带走 村民一度曾怀疑肖相黄,“他肯定是知情人案发当天还为哥哥藏匿证物”,但桂阳县**局告诉南都记者,“主犯是肖兰生” (二)少女失踪 白泥坳,是离肖家最近的村组,也是肖兰生来回方元镇的必经之地“他经常骑楼摩托车打这里过,还经常到村子里来打牌”村民说,肖兰生骑的一辆二手摩托车,也是他最值钱的家当 53岁村民李石生的家,在邻近山路的村边,“和他(指肖兰生)认识,但来往不多”,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常骑摩托车从门前风驰而过的男人,有一天回让自己的家庭陷入万劫不复 今年9月2日,李石生的女儿突然失踪此前一天,入秋后刚读初一的女儿李青青(化名),才到20里外的浩塘中学报到,第二天恰逢周五,按事先安排,李青青将在下午放学后,到就近的浩塘乡舅舅肖嗣杏家过双休日,周一再返校尚可,然而直到9月7日(周三)的晚上,李石生才接到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李青青为什么这几天不来上课 李石生一听慌了,打电话到浩塘乡,才知道女儿周五根本没去舅舅家,而舅舅以为她回家了 “(9月)8日我们去学校,有学生说,周五(9月2日)下午放学,看见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把女儿接走,那男人还说认识我,说是我让他去接的”李石生随后和学习报警 又过了一周,女儿依旧杳无音讯9月15日这天,浩塘中学开始印刷500份“寻人启事”,由家属和学生四地张贴,17日下午,终于等到线索 电话从邻近的嘉禾县肖家镇打来,有人看见,9月2日晚,一个男人带着“寻人启事”照片中的女孩,在肖家镇停留了约40分钟,女孩一边哭一边喊“我要回家”,而这个男人,就是观山村的肖兰生 肖家镇离观山村近30里的路,也是肖兰生的出生地“事后我们分析,他当天不敢载我女儿从这条路走,就从肖家镇绕道,从另外一条远路回家”李石生说 次日,李石生和弟弟李歌华一行6人来到肖兰生的那栋楼房,“去的时候他还在睡觉,我就喊他下来,他一下来,就被我们几个人给按住了”李歌华说,我问他我侄女到哪里了,是不是你搞的他也知道瞒不住,后来就承认了,但是他说:卖掉了 “他说卖到嘉禾县龙潭镇,卖了4000元我们就问他你搞了几个,他说两个,另外一个卖了5000元我们又说卖给谁把名字写出来,他也写了我们就信以为真,以为卖掉还活着,还可以找到”李歌华说 18日上午,李歌华、李石生再次对肖兰生盘问,“但他还是说没杀我女儿,我女儿被卖掉了”李家兄弟随后报警,将肖兰生交给警方< 三)偷鸡摸狗 **通报显示,肖兰生,50岁,桂阳县方元镇村民但知情人介绍肖的出生地在30里外的嘉禾县肖家镇,后来才随父母迁至现居地 “来我们这里30多年了”观山村支部书记李七光介绍,上世纪70年代,“他当时还只有十多岁,跟着他的父母来到我们这里他父亲是个铁匠,打镰刀,打锄头,打斧头,来我们这里没走了,后来落了户那时一共6口人,还有哥哥,弟弟和妹妹” “他的父亲很老实,对人客气本份,母亲也是个老实人,应该想不到会有这样一个儿子”这是肖家父辈留给村里老人的记忆上世纪80年代、肖母亲、父亲相继因病去世 目前已退休的观山村老支书李国华回忆,肖家的那栋楼房,很久以前是一个尼姑庵,上世纪60年代城里知识青年下放,为了安置他们就拆了尼姑庵,改建成一排住宿楼70年代末知情陆续回城,肖家6口就搬进了那栋楼,一直住到今天由于年久失修,那栋两层楼已经是破败不堪 肖兰生没读多少书,“文化程度是小学”,李七光所,村里的几亩田,知情走后没人种,就给了他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另外除了种树,他家没有其他经济来源 到了上世纪90年代,肖兰生大哥肖金才也因病去世,“比肖兰生大三四岁,是个驼背人,人也很老实,接二连三的家庭不幸,可能对他的心理,还有生活负担还是有一定影响”老支书李国华说,此后大部分时间,那栋楼房就剩肖兰生和弟弟两个人 肖家独处一隅,和村民来往不多,给村民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两兄弟喜欢偷鸡摸狗,进进出出的,做了好多次牢 37岁的村民李光亮,对肖兰生的一次被抓记忆深刻,那是1987年,李还在附近的中和读完小学五年级“一个星期六,那时老实都回家了,只有一个老师留守他跑到学校,把老师的门拴住,把宿舍的东西全部偷走:鞋子、衣服、杯子、热水瓶、电风扇……后来**局就抓了他,他也交出了赃物” 那年肖兰生26岁,几年后当他再次出现在村民的视野,“比以前变得内向了,不怎么说话,感觉有些阴险” 村里教过书的雷老师回忆,大概上世纪90年代初,肖兰生再次蹲进了班房,“还是因为偷,偷杉树,这次坐了大概两三年”对肖的偷鸡摸狗,雷不仅印象深刻,还抓过现行,“有一天晚上,他跑到我家,偷走了3只鹅,当时就被我发现了,他的摩托车开得飞快,我追不上他 ”四)非议“婚姻” 1.65米左右,偏瘦,小眼,长脸,尖下巴,络腮胡,有点秃顶,头发有点自然卷——这是村民对肖兰生的外形描述 “他性格看起来很好,到他家里很客气,喜欢打牌,牌风也很规矩,看不出和一般人有什么不同”一名肖兰生的牌友这样说他 “平常看到人,觉得他很老实,其实他性格脾气蛮暴躁,蛮阴的说好话他爱听,说坏话他很暴,总感觉那人有点不对头,怎么不对头也说不出来,就是有一点点不大正常”朋友李歌平对他又是另一种评价 “我们村本来就很偏僻,到镇上还有30里山路,他住的那个地方更偏,哪个女的愿意嫁他那里去我们这里人穷,他家的条件比我们还要更苦、更差,平常过日子都要靠偷鸡摸狗的……娶不到老婆,他就只有瞎搞了”李歌华认为过于贫困的处境,是肖兰生成为“恶魔”的元凶,尽管他对杀害侄女的这个仇人恨得切齿 村中流传,一直没结婚的肖兰生也曾经有过一段“婚姻”,但采访中谈及此事,众乡邻颇多难以启口 这是一个现代乡野版“兄死妻嫂”的故事上世纪80年代末,观山村妇女杨某,丈夫因病去世,膝下4个儿女无人照料,就跟肖兰生的哥哥肖金才住到了一块后肖金才又因病去世,肖兰生就跟杨某住到了一起,“表面上还是叫嫂子,但实际上是‘夫妻’,杨某比他大很多岁”村民们说 而这个叫杨某的女人,也是观山村老支书李国华的妻姐9月23日,南都记者找到老支书李国华,他向记者证实确有其实李说,杨某和肖金才一起生活了3年左右,随后又和肖兰生在一起四五年“都没办什么手续,主要是为了生活照顾他哥哥去世时,他刚从牢里放出来再后来,杨某的女儿外嫁,她就跟女儿一起去了外地” 这段“吊诡”的往事,也是肖兰生惟一被大家知道的“婚姻” 肖兰生案发前,有村民说,肖曾消失过一段时间,“大概有几年,不知去了哪里,有人猜测是去找杨某了”而对此传闻,李国华说,肖兰生只是去了外地打工,在附近的荷叶镇挖煤“在荷叶镇是去年,那之前也是在外地遛遛打打,具体搞什么就不清楚了” 五)噩梦难醒 9月23日,就该案的最新进展,南都记者经桂阳县委宣传部,从县**局获得一份最新通报通报称,桂阳县**局经过缜密侦查,日前成功破获系列杀人案 通报显示,今年9月,郴州市桂阳县有一名小女孩在放学路上离奇失踪,这一情况立即引起市、县两级**机关的高度重视,迅速组织警力开展侦破工作**查,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