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作者:穆鬯     |      日期:2018-01-05 07:22:10
网络图片 11月10日,正当胡锦涛和夫人刘永清乘坐的专机,平稳地降落在美国檀香山希卡姆空军基地之时,薄熙来与一批军头忽然在重庆搞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大动作,不仅以成都军区国动委第六次全委会的名义,进行了军事演习,而且利用当地媒体大肆鼓噪,为臭名昭着的“唱红打黑”正名,更为重要的是,它提供了一次机会,在十八大之前,薄熙来与如此之多的军头之间进行一次交流,显示其在军队的人脉关系和政治野心,毫无疑问,如果条件具备,薄熙来会发动军事政变 新华社的报导说,今后四天,胡锦涛将在此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19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加拿大总理哈珀、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秘鲁总统胡马拉等多位领导人抵达夏威夷的当天下午,胡锦涛还将首先在下榻饭店会见美国工商企业家代表 显然,名义上胡还是中国专制政权的掌控者,但环视国内外形势,可以看出大权旁落,群雄并起的势头已是烈火干柴:喇嘛尼姑纷纷自焚,显示了西藏地区的失控;四名士兵的哗变,流露出军队的异常燥动;山东临沂非法拘禁的泛滥,说明司法体系已在崩溃:“土地奶奶”的枪毙,显示官员贪腐的疯狂;孔庆东开骂,标志学术的堕落;郎咸平公开问罪总理,表明高层官员内斗加剧;楼市的一泄千里,标志中国经济模式的崩盘;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已证明中国确实进入了“君弱臣强”的时代,如同以前胡的两次外访都中断回国一样,这次,薄熙来的西南军演,想必令中南海的最高领导人忐忑不安 但是,弱君的悲哀在于体制犹在,权力框架却成了空壳,虽然,胡锦涛和大大小小的地方官员,都在竭力效仿毛泽东,但他当年一言九鼎,雄视天下的气概已是不复存在,毛说,他的权力只能覆盖京城不大的距离,而胡呢,则是“政令不出中南海”,虽然,薄熙来6月10日“逼宫“北京失败,但他吹起的红色风暴却先声夺人,使谨慎小心的君主,黯然失色,现在,薄熙来的重庆已是高度自治,正在成为红色舆论北伐的革命基地,和“警察治市“的楷模,一旦得到军队的强力支持,就会迅速变成分裂国家的行动 新华社的报导说,昨日,成都军区国动委第六次全会实兵演练在渝举行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副政委刘长银、参谋长艾虎生,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四川省省长蒋巨峰,贵州省省长赵克志,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云南省代省长李纪恒,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甲热.洛桑丹增等到场观摩当晚,薄熙来、梁光烈以及出席成都军区国动委第六次全会的与会人员还观看了“唱读讲传”文艺演出 非常明显的,这不是悚人听闻,也不是杞人忧天,建国以来,象这样的动员和演练虽亦多见,但利用军队为“唱读讲传“造势,可是史无前例,“唱”是唤醒暴力革命的意识,“读”是窒息军人的思想,“讲”是操控军队的说教,“传”是篡夺军权的阴谋,薄熙来依靠以前与吴胜利和徐才厚等人的老交情,正在影响和拉拢部队,而军心的动摇是国基撼裂的缝隙,胡温如果不能果断地拔掉中国分裂的毒刺,最终的下场将是悲惨的 实际上,在我看来,如果确是一党执政的中央集权的国家,就不能在军委主席外访的情况下,允许地方诸侯,有与多个军头聚会的机会,因为也许他们未必有敏感内容的实质性的协商,但是,面对面的交流,不仅会增进他们的感情,而且会给日后的不可预见的动作,留下可怕的伏笔,这方面血的教训历史上多如牛毛,不必赘述,试想,薄熙来不断地大肆扩充员警队伍,连“国宾护卫队”都成立了,警花“红色雨衣”都穿上了,再有军队与之内外呼应,可以想见形势多么严峻,人民即将流血,中国已是危在旦夕,胡锦涛还在做着强国梦呢! 也许有人会说,我过分地解读了薄熙来与军头的一次聚会,但是,只要我们重温李俊案的内情报导,就会看到,薄熙来已经通过权钱交易的黑手,操控了成都军区的各级官员,持有现代化武器的部队,却不相信法律的公正和权威,而宁愿由军队保卫部和重庆公安局联手合作,切割和抢夺民企的“蛋糕”,使李俊成了“跑路“的冠军,而部队的信誉则一落千丈 因此,军队的贪腐之风和无法无天,成了薄熙来军事政变的希望所在,不要以为有了军委主席的头衔,就可以稳坐钓鱼台,“陈桥兵变”的现代版将在以下几种情况下重现:一是群体性事件的屡次发生,连成一片;二是统治阶级治国理念的巨大分歧和久拖不决;三是边疆失控牵制了维稳的控制力;四是外国势力的入侵和压境骚扰,如今看来,这些因素已不是处于萌芽状态,而是正在长成树木,胡温呢,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无疑地,和平时期,可能军队安于现状,养尊处优,按部就班,但动荡来临,民变骤起,则部队必得有人统一指挥,就成都军区来说,听胡还是顺薄,立即成了问题如果军风正,军心齐,纪律严,就会出以公心,顺应民意,如果反之,就会金钱至上,谁给钱多认同谁,进而误入岐途,显然,胡锦涛可以操控的黑钱,远不如薄熙来的多,他把“唱红打黑”掠夺的几百亿黑钱,用于政治上的赌博,谁人能敌李俊案就强有力地说明了薄熙来对成都军区的渗透程度,比人们想像的要深厚得多而且,成都军区管辖的范围,虽并非沿海大省,但地缘辽阔而敏感,实在令人忧心! 当地媒体报导说,到场观摩演习的,还有军委办公厅副主任宋丹,总参作战部副部长王津,总参动员部副部长张汝涛,国家国动委综合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田义祥,总政群众工作办公室主任汤奋,总后军交运输部部长张伟,国家经济动员办公室主任周建平,成都军区副参谋长苏巍、政治部副主任郑道光,成都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林杰,重庆警备区司令员朱和平、政委梁冬春,驻渝某部部队长许勇、政委刁国新,云南省军区司令员张肖南,贵州省军区司令员李亚洲,四川省军区司令员凌峰 从上述的名单中可以看出,助薄阵容的广大,历史上并不多见,虽然,军委只有部门副手,显示胡的余威犹在,但后来居上的“习李体制”,可能给薄预留了一席之地,而入常之后的他,与习联手,就将改写中国的历史,如果入常之梦破碎,他有可能破釜沉舟,这正是近日重庆再次扩招3788名警察的目的所在 俗话说,攘外必先安内,我加上一句,安内必得改革,对胡锦涛来说,目前最急迫的事不是会见外国政要,而是解决党内国内的忧患癥结,邓式的经济改革只能使一部分人先富,而共同富裕目标的实现,必得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解决薄式的阶级斗争和文革倒退,就会使中国陷入动乱和分裂,等大权失落,兵变突起,胡锦涛与卡扎菲一样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