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温家宝不便说、也不能说明的隐私

 作者:黎耧     |      日期:2018-02-04 13:28:32
无独有偶,在朱镕基重回清华后大约半年,10月25 日,现任总理温家宝也回到了母校南开中学温家宝对师生们声情并茂地讲述了自己童年成长的经历,并充满温情地向中学生们讲述了自己的“穷人经济学”观点他说:“一个政府、一个社会应该更多地关爱穷人,穷人应该拥有平等的权利在中国,不懂得穷人,不懂得农民和城市贫困阶层,也就不会懂得穷人的经济学,更不可能树立穷人的教育观”,还说:“政府是穷人最后的希望,民众的贫穷是政府最痛心的事只有把这些道理真正弄懂,才算真正理解‘以人为本’的含义” 朱镕基今年是自2001年辞去清华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后首度重回母校;而温家宝则更是阔别南开中学51年之久后再度故地重游朱镕基对清华师生的这番话想必早已是骨梗在喉良久;而温家宝对南开学子的这番感言看来也是垒块于胸多时从朱镕基的讲话中我们不难解读出两点第一、这位卸任的总理非常在乎历史对他的评价,很担心后生们不知道他当时是讲了“真话”的;第二、既然他一贯讲真话、实话,那么当前社会出现的诸多问题应当是与他无关的,历史的责任不应由他来承担从温家宝对穷人的温情脉脉我们也不难解读出两点:第一,温相很担心人们不知道他其实是很关心穷人心的,一直心系穷人,历史的评价不应误会他的心意;第二、既然他其实一直是心系穷人的,那么当前中国社会最严峻的贫富分化问题并非出于他的本意,不该苛责于他 可是朱、温两位宰相可能都需要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历史的评价,主要看的是当事人的实际行为及其后果,而不是看其动机朱镕基在任期间施政的一项主要内容是“国有企业改制”,今天回首这个“改制”的主要后果有两个一是中小型的国有企业基本完成了私有化、而大型国企则长成了巨型垄断寡头,这是“抓大放小”方针的直接后果第二是在“改制”过程中数千万国企职工失业,而原国企的厂长、经理们却中饱私囊,将国有资产化公为私,摇身一变成为了老板和企业家平心而论,低效的国有经济不能长久维持,错不在“改制”,错在改制过程中多数人受损、而少数人受益;无辜者受损、而本应承担责任的人受益;原本一无所有者受损、而原来就享有特权的人受益老子云:“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补有余”朱相的国企“改制”忠实地履行了“人之道”在东欧前共产国家的转型过程中,也进行了国企的改制,但与中国不同的是在这些国家,让员工持股、使员工真正成为企业的主人是一种常见的做法这样既可以激发广大职工“主人翁”的积极性,又能顾及公平原则,不至于激化矛盾,如此惠而不费的良策朱相为何不用朱相既然一贯“讲真话”,这其中的缘由可否对中国人开示一二 温家宝主政期间的主要政绩之一是房地产成为支柱产业经过温相的一个多任期,全国大中城市房价普遍上涨了5-10倍其结果也有两个,第一是大部份城市居民虽然收入有了一定的增长,但远不及房价的上涨幅度,成了有钱却买不起房的“另类穷人”第二,为了攫取土地资源高价卖给开发商,各级地方政府大肆征地,从农民和城市平民手中低价夺取土地以至于拆迁纠纷成为当今中国社会最尖锐的矛盾之一,这个过程中制造了上千万失去土地和住宅的贫民温相既然如此“关心穷人”,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其中缘由可否给中国人娓娓到来 多有论者认为朱、温两相其实也是有心无力,被腐败的官僚集团所挟持,好心落不到实处、政令不出中南海果真如此吗从经济政策讲,以国企“改制”为例,东欧一些前共产国家是实现了员工持股,这其中的好处难道朱镕基看不到人们忽略的一点是,实现员工持股的前提是,共产党在这些国家已经下台,而这一“改制”进程只能由民主的政府推进,而不可能靠党的官员自己推进,因为如此改制对官员们实在没有好处,他们也不可能有任何积极性朱、温二位非常清楚一点,经济上改革的第一要务是,党和政府必须是改革的最大受益者,而决不是受损者要党和政府受益,就不能断了官员的财路,因为政策要他们去执行,他们必须有积极性只有党和政府受益了、官员们开心了,朱、温在其他领域的措施在党内才有可能得到拥护支持、而他们主政的地位才能稳固而这一点,则是两位宰相深藏于心,不便说、也不能说明的隐私 在经济领域之外,朱镕基以反腐败的果敢言论著称;温家宝以政治体制改革的出位言论闻名不过,走出经济改革一步,二位也就只能停留在“言论”层面朱镕基信誓旦旦要把99口棺材留给贪官,一口留给自己可是他离任之时,不见那99口棺材,只见一个未曾了结的“厦门远华案”温家宝从2010年8月在深圳特区30周年前夕发表政改言论开始,到2011年4月出访马来西亚,他在各种会议、论坛、外交场合公开主张政治体制改革就有11次之多至于2011年4月以后他又发表了多少次政改言论,笔者没有查到,估计是在此之后,根本没人有兴趣再去做这种计算了 朱、温作为共产党内的所谓开明派和改革派,天生地在党内就居于弱势地位因为他们的改良是体制内改良,目地是要保共产党所以只要是党内的顽固派们、政敌们祭出“亡党亡国”这道金牌,他们再好的措施也要放弃,就必须屈服“改革”的目的是党的江山永固,你不能改到动摇党的根基改革必然引起社会结构的变化,可是这种变化到江山易色,这其间的临界点在哪里这其实是相当微妙的,很多时候也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所在在专制集团的内部改良过程中,保守派和顽固派总是居于较强的地位;而改革派处于弱势地位改革派们一方面要应付体制外要求做根本性变革的呼声,捍卫现政权;另一方面又要面对体制内顽固派的攻击,说他们的所作所为有“亡党亡国”的危险可谓是腹背受敌,两头被挤在历史上,专制集团内的改革派人物如果不能得到最高统治者的全力支持,几乎是寸步难行惜乎现在共产党体制内已没有能够力镇八方的强势人物,而改革派自己又势单力孤,其不能成事不亦宜乎 朱镕基的“真话”倾诉、温家宝的“温情”表白,说到底都是无奈之举,希望在历史上撇清自己可是作为在近二十年间主政中南海的两任宰相,他们不可能不对中国今天的现状负责 面对当今的社会矛盾尖锐、贫富分化悬殊、经济泡沫行将破裂、民主人权倒退, 纵然是句句真话、处处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