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谈判 中方小心谨慎 美方双管齐下逼中共就范(组图)

 作者:慕褂     |      日期:2017-08-04 05:11:14
中美贸易第二轮谈判19日结束,双方发表联合声明,但是事后中美双方官员的讲话差异较大美媒披露,中方十分谨慎,同意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但抵制对美贸易顺差减少一半以上的要求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指出,美国面临两个方面的选择问题,一是专注向后看和结构目标,二是关注向前看和战术目标,并形成了美国贸易代表团的两个不同导向中美贸易冲突折射的是中美关系近40年来的矛盾累积,双方已从过去的战略合作转为战略竞争关系 昨(19)日是本轮中美贸易谈判的最后一日,也是最关键的一日《华尔街日报》报导说,据了解美中谈判情况的人士透露,昨天的中美谈判中,中共政府同意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但抵制美方提出的将对美贸易顺差减少一半以上的要求 知情人士表示,中方十分谨慎,不愿意承诺具体的购买规模,但希望想办法缓和两国贸易紧张关系中美贸易摩擦近期已导致全球市场紧张 财经媒体CNBC引用不具名的美政府资深官员的话说,中美贸易协定已现雏形,双方确定了“目标”,但现在还不能保证是否会签署协议目前,双方在谈论降低能源和农业行业的关税 美国总统川普周五(18日)出席活动时表示,中国抢走了美国的就业机会及金钱,令两国的贸易关系倾向一侧,对美国不利,因此要决心制止这个情况 川普表示“他们拿走了我们的金钱,我们最后变成没钱、没税收及没就业的局面,这不是一件好事” 美方双管齐下逼中共就范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费和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张克斯(Christopher K. Johnson)日前撰文说,美国过去近40年来一贯强调的跟中国(共)接触的政策都收效甚微,“这是相当数量的美国官员、政策分析师以及记者得出的普遍结论” 在贸易谈判中,中方最头痛的就是不知道美方想要什么,觉得美方给出的是移动目标在第二轮谈判之前,美国谈判目标存在优先顺序选择问题 张克斯分析说,美国面临两个方面的选择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应该主导向前还是向后看向后看就是聚焦过去几十年中,美国传统制造业就业机会流失到中国以及美国相关行业的变动向前看就是未来知识经济(特别是服务业)以及有关中共盗用美国核心知识产权(IP)和信息技术(IT)的相关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战术目标(减少双边贸易赤字及其相关工具,如关税威胁)与结构性目标(应对中共产业政策、将其作为未来行业的竞争对象,考虑加大美国投资或签证限制等政策限制) 也因为这两个问题,美贸易代表团出现两个主导方向: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与白宫贸易和工业政策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专注向后看和结构目标,而财政部长姆钦(Steven Mnuchin)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更关注向前看和战术目标 张克斯认为,目前要实现美方的两大导向——向后看和战术目标以及向前看和结构目标都存在自身的难度,可能最好是双管齐下(双轨制)白宫先努力在向后看以及战术目标上达成共识,同时在未来几轮对话中把握向前看以及结构目标进行讨论 换句话说,美贸易代表团可能短期在优先序选择上存分歧,但并不影响共同宗旨,解决长期的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 贸易冲突折射中美关系大背景转型 1997年,中美关系被称为“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2011年演变为中美“合作伙伴关系”,再到2012年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到川普上任后,2018年1月,美国防部出台的2018年《国防战略报告》中,把中国(共)定义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掠夺性经济体以及修正主义(马克思主义)国家,完全不同于过去的中美关系界定 张克斯表示,有两个现实原因增加了现在的中美关系紧张首先,中共使用强硬的工业政策补贴国内生产商,一方面巨资投入,另一方面不断增加对在华外资企业的监管,这些做法已经疏远了其重要的传统盟友——美国以及其它国家的商业圈人士 近40年中美政界接触失败的根本原因 张克斯表示,过去美国政府中“天真的”资深政策决策者和大多数中国观察专家都被中共领导人所蒙蔽“中共领导人把美国主导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融入对话,但它们一直有一个秘密总计划,就是颠覆这一秩序,挑战美国在全球的首要地位”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另一位研究员格林(Michael Green)在所著新书(By More more Providence)中对美国过去的亚洲战略进行了梳理分析 他认为,美国政府可能过度相信,经济繁荣会给中国至少带来更多的开放,但同时他们也普遍接受了一条“隐蔽规则”——中共从来不会自愿改变政治体制,这已成为历届美国政府接受的并认为也许不应该把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作为美国的直接政策目标 中共为何不敢开放外国竞争原因大揭秘 在美中贸易谈判中,美国要求中共要么开放外国竞争,要么同意提高进口,但是中共死死抵制这到底是为什么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教授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揭示了其中秘密——中国经济太脆弱 鲍尔丁在彭博社网站上撰文说,北京面临着许多老问题,回旋余地减小主要财务指标仍然紧张或恶化尽管盈利提升,重工业公司的债务−资产比例几乎没有改变中共央行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随着新增贷款对新增存款的比例持续高于100%,资产储备持续下降随着不良贷款回升,银行开始显露紧张迹象 中共可能希望装出有信心的样子,但是它深深了解自己根本性的脆弱中共官员和顾问的言论暗示,他们担忧金融紧张向外国竞争开放经济,不论是通过贸易,还是通过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