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当一回地师级干部 内参:五十年代初工人花天酒地

 作者:盖僚檠     |      日期:2018-02-01 11:16:30
香港中大中国文化研究中心收藏丰富大陆《内参》是高干阅读的内部出版物偶然翻阅一部分,竟然发现许多正规资料中见不到的第一手史料可以看到被毛派吹捧的五十年代惊人的真相 五十年代前期一直被官家描绘成「激情燃烧的岁月」,更是毛派长挥在手的红色黄金期文革后,一批中共老干部也以「回到五十年代」为旗帜,号召恢复红色信仰   二○○五──○六年,本人两度访学香港中大,在该校中国研究服务中心初阅《内参》(全称《内部参考》)此前只知有「大参考」「小参考」,不想还有一份专载内情的《内参》(新华社主办),六○年以前限供省军级,后扩至地师级网上一查,《内参》还在继续,仍属限供地师级与县级党员领导订阅的「机密」   粗粗翻阅五十多年前「出口转内销」的机密,真相扑面而来,便复印一大摞回沪后,诸事繁忙,撂塞多年近日偶然翻及,再次惊心,觉得有必要撮扫一些「典型事例」,撩揭五十年代一角,与读者诸君共享   工人阶级最先进,中共自称「工人阶级先锋队」,但事实上,工人阶级是不是最先进的阶级呢看《内参》怎么说:   据估计上海全市做小老婆的约有十万人,娶小老婆的从资本家到工人各阶层都有,其中资本家纳妾的最多,店员、职员纳妾的也不少,如协大祥绸布庄职工中十分之一有小老婆,工人中纳妾的大多是过去的领班、包饭头等   (抚顺)有的工人强制自己妻子卖淫,从中取利;有的工人换奸妻子;尤其严重的是,有的共产党员甚至无耻到集体性交   (上海总工会副主席钟民的报告)工人创造的财富几乎都被工人分掉了奖励办法又是平均分配,实际上没有起到刺激生产的作用工人资金拿得多,福利过分的提高,一部分工人的生活已和整个国家人民生活水准不相适应工会在太湖边上建设的疗养所,农民进去看了,说工人老大哥用的地毯比他们盖的被子还要好,太舒服了上海小菜场主要的雇主都是工人大沪制铁厂的工人一天要吃四五瓶啤酒,肉松、肉饼随地倒,每月每人水果费达十万元;穿的衣服最起码是卡其布、华达呢,差不多每个工人都有西装在一般人民群众中的影响很不好过高的生活已引起了工人在政治上的堕落大隆机器厂工人不愿听人讲共产主义,认为共产主义社会不如他们的生活茂兴制铁厂的工人公开反对政府大沪制铁厂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工人嫖赌许多跳舞厅的顾客主要是工人而不是资本家了工人赌博的各样都他们不分场合到处聚赌,在车间里掷骨子、叫了汽车处处去赌......嫖妓女、讨小老婆的风气很盛大沪制铁厂至少有九个工人有小老婆,有十三个工人生梅毒病,厂中每月为梅毒病要花费四百万元医药费有些厂的工人贪图个人奖金、福利和资本家结成统一战线欺骗政府   太原仅据重工业厅、建设厅、太原钢铁公司、西山矿务局等二十二个单位十一月上旬不完全统计,就噎逃跑了六千五百五十六人之多,占到全市新增加工人数的百分之二十三   城市有脸面效应,中共执政之初又急于证明「革命绩效」,大学苏联抓工业,夺农补工、损农益工,故梁漱溟有工农「九天九地」之说(遭毛痛斥)不过,据中共文件,五六年冬至到五七年春,「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群众性的流行请愿和其他类似事件,比以前有了显著的增加」全国共有万余起罢工罢课   安徽省(五五年)二月断炊人数已达六百八十六万人,灾民逃荒、讨饭、自杀、出卖儿女等事件已不断发生部分地区的农民吃青苗、杂草阜阳专区有百分之七十的耕牛断草耕牛死亡和宰杀耕牛的情况也非常严重仅阜城一个收购站在晴天每日收购的血皮就有四五百张(此稿转内务部)......五月份断炊的人数将达七百八十一万人......蒙城县大任乡贫农王氏,将一个四岁的小孩换回四十斤葫萝卜和七斤干菜   五五年四月二十六日《内参》标题之一:湖南省有不少地区农民逃荒、自杀和卖儿女截止四月十三日,湘省农民因生活困难而自杀的有二十一起   五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内参》标题之一:辽宁省发生农村男青年找不到对象的问题   很多女青年找工人结婚是因为工人有钱花锦西县黑鱼沟村妇女柴国珍不到结婚年龄就私自和某矿工人王春元结了婚,她说:「找个工人不容易呵!我现在吃的是大米白面,穿的也漂亮,钱花不了,啥活不干,多自在」   一九五九年四月七日,山东民政厅副厅长武思平向内务部部长办公会议汇报:   今年山东春荒很严重,波及一千四百万人,其中一千零五十三万人口的济宁专区,七百八十八万陷于春荒,仅其中七县患浮肿病者十二万九千多人截至三月底,全省外流农民六十八万(实际超过此数)自杀、饿死、弃婴等事件不断发生郓城县自中国新年以来,发生抢粮九十六起,被抢粮食十一万八千多斤,其中国库粮就有九万多斤金乡县五万头牲口,已死二万五千头;单县死了八万多头   六○年四月上旬,甘肃、宁夏、贵州发现食人案件十七起,其中杀而食之十五人(小孩十三人),掘吃尸体十六具,二十二名作案人中:贫农三人、中农二人、小商三人、家庭妇女三人宁夏吴忠巿吴忠公社丁明礼、丁秀英夫妇杀吃七岁女儿   据山东省委生活办公室和省公安厅了解,近来不少地区发生了严重的偷青吃青现象,有些地方的早秋作物已被全部吃光、偷光   自七月至八月二十日全省(山东)由于违法乱纪(指偷青、吃青)而造成人命事件二百○一起,死一百九十二人,其中被直接打死的八人,民兵鸣枪击毙十一人,自杀的一百七十三人平邑县林建公社社员徐文选,因偷了四个高粱穗,被生产队干部活活打死蒙阴县旦埠公社旧寨生产队社员于宪年之妻(五十七岁),八月九日因偷了十二穗玉米,被绑在柱子上进行拷问,家中两次受到搜查,锅筷等物被全部没收,自留地上的一百多棵玉米被全部拔去,以致上吊自杀   农民、干部对夺农补工政策当然有怨言:   今年国民经济投资,工业占百分之五十八,农业占百分之十二,农业是基础,为啥基础的比数却占的少呢   蔚县白乐大队,二年没有给社员开支,收入二十二万元,给了国家十八万元,社员劳动一年没有工人一个月收入的多   一九五八年以来,农民净吃山药,干部吹大气,打了粮食都交了公粮,饿得人都跑光了   社会主义一多一少:排队多,生产少以后,月月红、日日红、开门红的口号就改为月月龙、日日龙、开门龙,开门就是排除一条龙   农村小孩从小上学,毕业后就走了,农业光剩下「咳喘灵」、「麻黄素」(病弱老人)了,地没人种,都荒了,怎么以农业为基础呀!   湖北新洲县有人致信毛泽东:   湖北新洲县老百姓户户饥荒、人人叫苦听到有人来参观,县里马上召集下层干部开会,要食堂把群众生活搞好,并警告群众,不准说没有吃饱所以群众都愿意天天有人来参观,这样可以吃得好吃得饱有民谣说:省委来参观,饱饭吃三餐;省委参观走,稀汤难入口   河北磁县张家庄村民张银川也致信老毛:   我们这里有市民、工人食堂和农民食堂两种市民、工人食堂每日吃三顿细粮,而农民食堂则吃不到粮从元月份开始,每天吃的水煮红萝卜,有的食堂每人每天三斤,有的食堂每人每天分三个红萝卜因而去城里公共食堂买饭的农民很多现在农民们有苦不敢说,因为村上的干部开会说:「如有人来村里调查生活情况的时候,只能说我们生活好,每天吃三顿小米饭和玉米馍,不要说没有粮食吃如果谁说了,就要开大会斗争你们」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中共在瑞金就办了《参考消息》,只提供高层领导圈,资讯封锁已然开始   一九五六年,一位未注明地址与身份的人请新华社转长信给周恩来择要转述:   目前我们报纸上的报导,如果能够深入到读者内心世界去了解,我敢断定有百分之五以上的人会认为:太单调,不能及时地反映世界事务的真实情况另百分之五的人因为可以看到参考消息或者能听到重要的报告而没有意见新闻封锁太严,而不能得到需要的知识   五七年五月十八日,起义将领陈铭枢响应「鸣放」号召,致信毛泽东,后打为大右派,但这封信却始终未向公众透露五七年七月十五日《内参》:   关于要毛主席辞职一节不得发表(连意思也不得透露),在新闻中也不要提有这封信此点请本刊读者注意   四月三十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说将在明年大选请辞国家主席五月十七日,张治中在民革中央传达,陈铭枢次日写的信,盛赞毛辞职功如华盛顿、俾士麦:   社会主义阵营的解放全人类的最终事业将首先通过中国而实现出来......你此一伟举,不仅打破个人崇拜,树立世界高洁风范,对于百千万党与非党干部亦能使其发扬蹈厉,知所警惕,特别对于非党人士之享高位而尤斤斤于名位得失者,知有所愧怍,风行草掩,拭目可待   陈信后半部分,捎带请毛注意身边宵小:   我素稔您乐于与非党人士接触,这是难能可贵的,但我从旁观察,所常接触者仍多趋附之辈,耿介苟者,实属寥寥,至于能犯颜敢谏者,我尚未见其人建国后,党为化敌为友,对来自旧中国的某些上层人士使用多从效用出发,很少兼及其品格与能力的遴选,不次拔擢,累累若若......争名猎位,禄蠹充斥,以至党内有不平之气,党外啧有烦言   最后,陈铭枢提请毛注意几点缺点:   好大喜功,有时轻信虚假汇报与教条主义分析;喜怒易为人所乘,轻锉他人自尊;喜新厌旧,对古典文学尚有不够尊重之处   中央级大右派的「猖狂进攻」不过尔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