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抗命军团的启示:谁说人没有选择?

 作者:琴浇     |      日期:2017-08-06 12:26:27
六四抗命将军徐勤先(左)消失 22年后图为他与新华社退休记者杨继绳在一起翻拍自杨继绳书作 38军团抗命中共世人赞扬 中国新闻自由导报总编辑、亲身经历六四的吴仁华在〈陆军第38集团军与六四事件〉一文中记载道:“徐勤先身为解放军第一王牌军的军长,身为解放军中少壮派,1988年9月刚刚授予少将军衔,仕途坦荡,但他出于良知,拒绝率兵进京镇压学生运动,以致于被撤职、逮捕,最终判刑5年” 为了避免徐勤先抗命之举在军中引发连锁反应,前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亲自签发了一道中央军委命令:立即解除徐勤先的军长职务,并将他押送军事法庭审判徐勤先拒不认罪,也没有推卸责任,铁铮铮地扔下一句话:“不是历史的功臣,就是历史的罪人!” 28军团消极抗命发人深省 香港《动向》杂志2010年12月号刊载了吴仁华〈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一文,其中记载:“6月3日,第28集团军接到戒严指挥部命令:部队立即向天安门广场开进,参加清场行动当天傍晚,在军长何燕然、军政委张明春率领下,全体官兵全副武装向北京城开进,一路上不断受到民众的强力阻拦,没能按预定时间进入北京城在抵达西长安街木樨地一带,时间大约是6月4日清晨7点钟,正遇上抗议高潮,部队车队陷于人海之中,停滞不前” 开始时官兵们大多不相信发生屠杀,人们拿出从复兴医院拿到的血衣,血的事实震撼整个28集团军,许多士兵气愤地撕掉领章,扯下帽徽,把枪枝扔进护城河 6月4日上午10点钟左右,愤怒的民众开始焚烧装甲车和军用卡车,不过28团官兵未予以制止,甚至有的主动传授快速点燃装甲车的方法据估计,28集团军总共被烧毁了74辆军车,包括31辆装甲车和2辆通讯电台车,是军车被烧最多的一支戒严部队 约莫中午,戒严部队指挥部一架军用直升机曾向停滞不前的队伍广播:“军委首长有令,军队不能受阻,受阻坚决反击!”不过,28军团并未行动,下午5点钟全数撤离 第28集团军是在军长何燕然、军政委张明春带领下消极抗命,是唯一一支没有抵达上级所指定的戒严执勤位置的部队六四事件后,中共当局对第28集团军以“执行命令不力”进行了清查整顿军一级指挥官均被调离野战军部队,何燕然降职调任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张明春降职调任吉林省军区副政委相较于38 军团长徐勤先的处分是比较轻的 “你不能不开枪,但你可以选择射不中” 东德的前领导人昂纳克,1974年亲自下令:越柏林围墙者一律格杀;1989年,柏林围墙倒了,许多守卫柏林围墙的东德军人开始遭到国际法庭的审判20岁的克利斯是柏林围墙的最后一名牺牲者,对他开枪的守卫者施密特在两年后站在了法庭上,他声称是遵守政府的命令,最后仍受到审判而同是柏林墙的守卫者费雪则认为统一后那些审判非常公平:“你不能不开枪,但你可以选择射不中”此话一出,让许多生活在专制极权国家里的执法者和民众重新思考“合法” 这个问题 今年2月21日,利比亚总统格达费下令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起飞,对示威抗议的民众们进行轰炸不过,其中两架战斗机低飞,避开雷达的侦查,飞到了邻国马耳他的国际机场降落,飞行员要求政治庇护,理由是他们绝对不会执行向人民扔炸弹、炸死人民的命令 中东的民主革命浪潮和中国十八大换届等国内外形势的转变,每到一个历史发展中的关键时刻,对于执政者和权力掌控者都是人性的检验自以为的“合法”,随时都可能成为一个政党、一个团伙或者是一个人的犯罪工具但是从对照28军团和38军团,我们知道:其实每个人都有选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