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受害人要讨什么清白?/长平

 作者:邓裹     |      日期:2018-01-03 03:03:28
坐牢当然是对犯罪者的惩罚,还受害者以公道,但是这个赔偿数目,看上去像是一个笑话它离打官司的基本花费相差甚远,遑论精神补偿既然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数,想必有一套煞有介事的计算程式,但是越是如此,越显出法律的荒唐既然强奸罪名成立,又为什么要让受害人赔钱打官司 (阿波罗网 aboluowang.com)      受害人认为判决和赔偿都轻了,但她仍然感到欣慰,“起码来说,法律给了我一个公正的结果”这个公正的结果是指什么呢从道理上说,是强奸者对她造成伤害之后,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但是奇怪的是,这并非她的重点,在接受采访时她说,这个判决“证明我说的话是真的,我是清白的”一个强奸受害人要讨什么清白她是怎样失去清白的      从报案开始,罗云就承受着性交易的指责不仅性交易本身意味着道德堕落——当然是指女方;男方也会被公众认为不道德,但是程度要轻得多,一般用不上“堕落”二字——而且交易之后翻悔告状,还面临着诚信危机      并不完全像罗云想象的那样,这个判决出来之后,她的“清白”就悉数奉还了仍然有人认为这是一场性交易,甚至有媒体以“性交易之辩”作为报道重点还有人声称,这个判决是媒体“绑架”受害人,舆论操弄的结果      法官不被信任,并不让人感到奇怪但是,这不是此案中舆论的重点这类事情,无论真相如何,很多人也宁愿谴责女人堕落山木公司那么多女人,总裁为什么偏偏就选中你们几个(向媒体投诉宋山木性侵害者至少有三名女性)一定是你们在某些方面太不检点了,不是衣服穿得太少,就是眼神不够庄重就算总裁色迷心窍,你们就不能拼死反抗      另外一些人可能没有这么浅薄,他们非常“理性”地看到,暧昧关系或者赤裸裸的性交易,在那样的公司相当普遍就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像山木培训这类私人公司中,傍老板和事实性交易的确很多但是如果能再“理性”一点,就会看到这多半是被逼迫的结果在这样的公司,老板骚扰职员太容易,有些完全是明火执仗,既不会受到法律惩罚,也不会受到舆论谴责不少女性受侵害之后,默默离开,生怕有人知道,何谈报案与索赔其中不少人还一直受到施害者的威胁,更不敢说出去离开已经是非常果决的行动了,因为换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而且天下乌鸦一般黑,出了狼窝谁能担保不进虎口因此,比较“划算”的选择是逆来顺受,最“划算”的是反客为主,甘当“小三”      强奸案的民事赔偿这么低,愿意冒着舆论的压力控告老板的人,的确是凤毛麟角因此郭建梅律师说她很佩服罗云,“她很勇敢地站出来了,说自己不怕丢人,不怕威胁,为了让别的女孩子不再受到伤害,她宁愿牺牲自己,一告到底”说不怕可能是给自己鼓劲,因为郭律师同时透露说,“要知道每次开庭她都抖得不行”      郭律师据此认为,“其实不管任何人受到伤害,不管你面对的是多么强大的一方,只要你能勇敢地站出来,坚定意志,依法维权,你就可能获得自己的权益和尊严”单就一审判决而言,这个乐观的判断算是勉强成立但事实上,罗云所受的伤害并没有结束,甚至才刚刚开始她说,“其实从案发到现在,我的整个生活状态一直都是很焦虑的”,“因为这件事,我老是要换新的地方,每一次换地方我都需要时间去适应”      为什么焦虑成这样呢因为“现在这件案子判出来了,我害怕我的信息公布出去,我们公司的人知道,我不知道到时我是否能够承受周围这些(人)给我的压力(再度哽咽)我也不知道到时我父母会遭受什么样的压力,这些我都想不出来”这让我想到河北省栾川县刚刚发生的一起悲剧,十五岁的少女王甜甜,多次被一名邻居男子强奸及威胁,不敢告诉别人,变得沉默寡言,并用刀子多次自残事情偶然暴露之后,强奸者被判刑6年,王甜甜则在宣判作出的两天后喝农药自杀,因为她承受不了人们的闲言碎语      在这些闲言碎语中,被害人成为话题的主角,失去清白的人是她们,而不是那些强奸犯更何况,有消息证实,郭律师此言不虚:宋山木势力用金钱收买舆论,混淆是非      如果一个人并无过错,他/她就无所谓失去清白;因此,当一个被强奸的女人要去讨回“清白”时,就注定这“清白”无法讨回舆论逼迫她去讨“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