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做美容后脸部红肿难消 难忍煎熬跳楼身亡

 作者:门斋咏     |      日期:2017-06-05 09:05:32
    郑会勇对妻子的死很痛心               婷婷拿着贴有妈妈照片的幼儿园接送卡,十分想念去世的好妈妈            五岁女儿不知发生了啥事            推开家里每个房间门找妈妈            丈夫操办丧事一条龙十年这次为妻子办丧事“心里痛呀”            “老婆,你在我心里最美!你脸有没有汗毛,血红丝有多少,我根本不往心里去每次你做美容回来,脸还是又红又肿,我好想那些毛和丝长在我脸上……”            昨中午,九龙坡区白市驿镇真武村18社,正在办丧事人群中,郑会勇情绪低落:他替别人操办丧事一条龙约10年,现在却是在为妻子操办            妻子叫高远芬,36岁,长相漂亮本月2日除夕夜,她在家用菜刀抹脖自杀未遂后,从小区顶楼跳下            “两个月前,她在街边美容会所祛除脸部红血丝和激光脱毛,红肿一直不消,在害怕出门的煎熬中,她再也扛不住了”高远芬生前最后一位接触者、二嫂徐兴维说出这话时,丧事现场者唏嘘不断            她爱做面部保养            16年前,高远芬和郑会勇结婚,迄今育有一双儿女女儿婷婷(化名)今年5岁半,读幼儿园大班丈夫操办丧事一条龙,在家时间不多,收入却不错;妻子无业,操持家务和接送女儿上幼儿园            “3年前,她开始断断续续到街上美容院洗脸做美容”郑会勇说,两年半前,举家搬到白市驿街上的商品房,高远芬做面部保养更勤了            昨日,郑会勇提供的妻子死后美容会所老板签字认可的美容登记资料表明,去年11月23日,高远芬在秀美坊养生美容SPA会所(下称秀美坊)办了“信任卡(本人一年不限次数)”,做“保养、祛红血丝”,截至今年1月29日,做了16次“消炎”和9次“抗敏膜”            “她说洗3年的脸,脸皮被洗薄了,红血丝是脸上的毛细血管”郑会勇认为,正是“洗出”红血丝,加上汗毛3年没洗掉,埋下妻子轻生的祸根            跳楼前情绪焦虑            除夕那天,郑会勇像往年那样,要带妻子和儿女回他老家吃年夜饭高远芬却以脸肿得变形、不敢见人为由拒绝他和儿女离家            当天下午,高远芬的二嫂来串门她昨日说,自己竟成跟高远芬最后见面的亲人当时,高远芬第一句话是“二嫂,我不想活了”当时,高远芬指着自己的脸,焦虑万分———额头、脸庞,甚至鼻子都红肿劝说至傍晚,二嫂离开            3日凌晨3时许,在老家已经入睡的郑会勇,被白市驿派出所警察带走警察告诉他,高远芬在大年初一零时许,从居住的居民楼跳下,当场死亡,脖上还有利器割的口子            “后来,我才晓得,她用菜刀抹脖子可能是太痛不敢继续割,才从楼顶跳下去”昨日,郑会勇说,他家住5楼,妻子从顶楼(7楼)轻生            秀美坊已经停业            昨下午,白市驿秀美坊紧闭附近居民讲,大年初二,秀美坊便停业了            郑会勇说,妻子死亡后,警方、区卫生局等部门先后到场调查执法人员当着他的面,告知秀美坊停业接受调查            截至昨日,郑会勇未收到尸检报告等调查结果他坦言,就妻子脸红肿两月怕出门等是否赔偿,秀美坊老板没明确答复            昨下午,记者数次拨通秀美坊老板电话,无人接听郑会勇已聘请律师,欲通过诉讼为死去的妻子讨说法      五岁女儿……            昨下午,5岁半的婷婷被外公从铜梁送到妈妈的丧事现场———妈妈死的那天上午,爸爸怕她难以接受残酷事实,送她去了外公家            “磕头!”站在妈妈遗像前,长辈轻声提醒她            “我妈妈走哪点去了”她完全搞不懂眼前状况按风俗,她从头至腰披麻布、裹草绳至此,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哭喊着要妈妈            她奔到爸爸跟前,问妈妈是不是在家里郑会勇依从女儿,带她回家            “妈妈!”婷婷逐个推开房间门陪同的亲戚发现,一间主卧和两间次卧,只要门刚推开,喊妈妈的声音立即响起这套约100平方米的屋子,除推门和呼喊妈妈的声音外,静得让人害怕            妈妈是找不到的最终,婷婷在妈妈床边的柜子上,看到自己的那双毛丝手套戴上的一瞬间,孩子的天性使她很欢快但转脸看到身后一脸肃穆的亲人,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妈妈,妈妈……”找妈妈的声音再次在屋内响起,除主卧和次卧被重复推开外,甚至厕所和厨房也不例外            悲情丈夫……            郑会勇是个壮实的汉子,今年37岁或许是妻子去世最初时,他过度悲伤,现在脸上已看不到泪,取而代之的是跟他这个年龄很不相称的老人特征:有人叫他,他不是常听不见,就是问一句答一句,或答非所问            他说,替别人操办了近10年丧事一条龙,做梦都没想到这次会是为妻子办丧事,“我心里痛呀!”            “其实,我对她脸连续两个月红肿的事,一点都不介意,更没埋怨她花上万块钱去做美容”他说,他们夫妻感情很不错            高远芬的父亲及不少邻居证实:两人结婚10多年,家庭和睦;搬到街上新房后,高远芬还常回丈夫老家照料瘫痪婆婆            “老婆,你在我心里最美!”在高远芬遗像前,郑会勇自言自语,“你脸有没有汗毛,血红丝有多少,我根本不往心里去每次你做美容回来,脸还是又红又肿,我好想那些毛和丝长在我脸上……”            如今,郑会勇将贴有妻子照片的女儿幼儿园接送卡装在贴胸的口袋里他说,只有这样,才觉得妻子离自己最近            很多人其实不丑            总是“幻想丑”            昨晚,重庆心理危机干预中心首席心理治疗师杨发辉,对高远芬的事很惋惜他认为,悲剧内因是一种叫“幻想丑”的心理疾病作怪,已婚中年妇女极易被盯上            杨发辉说,高远芬洗脸保养脸部,发现汗毛未消失,反而生出血红丝后,她心理出现期望与失望严重失衡的变化,于是选择做激光美容手术殊不知,每种美容手术背后都有不可预知的风险            杨发辉介绍,像高远芬这个年龄段,走进街边美容院或美容会所的妇女不乏其人她们自认相貌或肤色欠佳,不断通过美容护肤或手术寻求改变,属于“幻想丑”心理疾病———它不是通过美容能解决的,须求助心理医生            接受美容整形术            要有心理承受力            昨日,重庆华美整形美容医院医学博士潘宝华介绍,高远芬做激光美容术脱汗毛前,是否被告知手术风险,很难考证不过,生活中,类似她的遭遇有普遍性            潘宝华说,正规美容或整形医疗机构,事前会明确告知美容中可能存在的并发症,及术后异常状况,同时要求接受美容者签字确认换句话讲,选择做美容需有心理承受力,否则最好别做            潘宝华提醒,接受美容者需密切跟医生或美容师全方位沟通,避免美容失败后心理失衡诱发悲剧            另外,避免美容失败除心理承受力够强外,对实施涉及的器械、药品,甚至美容产品也得辨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