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维权人田喜判一年 众多网友前往法院声援

 作者:平亮采     |      日期:2017-07-07 12:11:38
中国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判一年监禁 自去年8月以来一直被关押的中国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判一年监禁 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被控“故意毁坏财物罪”,星期五(2月11日)被河南新蔡县法院判处一年有期徒刑 田喜的父亲田德明在电话中告诉BBC中文网记者,田喜准备对判决提出上诉 田德明还说,星期五下午在法院宣判时他看到了田喜,他对记者形容说,田喜身体非常消瘦,但精神还好 田喜是河南“血浆经济”的受害者 1996年田喜九岁时因为脑震荡去新蔡县人民医院治疗,在本无输血需要的情况下,医院给他输了血,之后他被检验出感染了艾滋病毒、丙肝和乙肝 田喜从2004年开始向法院、政府、医院等有关部门申诉,还到北京上访,但都没有结果,并成为当地政府稳控的重点人物 2010年8月河南新蔡县公安局以“故意损坏财物”的指控拘留田喜,9月河南上蔡县法院对此案进行一审 田喜的辩护律师梁小军在去年的一审后曾告诉BBC中文网,田喜的行为并不构成犯罪 但他说,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多次违反办案程序,案子从公安部门很快转交到检察院,又到法院,法院很快开庭 因此梁晓军认为,这让人怀疑公检法三家是否已经有了一个把田喜作为打击重点的既定方针,相互协调来办理这个案子BBC 图片:艾晓明采访田喜父亲(网友提供) 星期五下午,河南艾滋病人维权人士田喜案在河南新蔡县法院宣判,田喜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去年8月,田喜被当局以“涉嫌破坏医院财物”逮捕,并于9月开庭审理11月,法院宣布“田喜案因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而中止审理,并转交上级法院处理”至今,田喜已被中共当局关押6个多月 田喜的代理律师梁小军在开庭后星期五下午四点多告诉本台记者:“这个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我们就是认为他可能会无罪释放,其次是犯罪但不追究刑事责任,第三我们觉得可能会判半年,到期就把他放出来,没想到他会判这么重另外,开完庭我们也和田喜又交流了一下,田喜也说没想到,他说最多半年的时间,判完就能把他放了,他也没想到会判一年” 记者:“结果现在是还有半年的时间吧” 梁小军:“对,还有半年时间,到八月份” 记者:“今天开庭情况怎么样” 梁小军:“实际上是最后一个程序,就是宣判开庭以后,田喜是两点多被带回来的,然后三点法官就把判决书念了一遍就完了,问田喜上诉不上诉,田喜说我认为你们不去考虑事情发生的原因就对我的行为进行了处罚,是选择性执法,是司法不公,我要求上诉” 2004年,田喜被查出患有艾滋病,同时合并有乙肝和丙肝,当时田喜仅17岁同年11月,田喜便开始了上访生涯隔了几个月,没见到儿子的田喜的父亲田德民告诉本台记者:“他们给他判了一年刑,根本没想到判一年,我也是觉得孩子判得太冤枉了,我们要提起上诉” 和田爸爸一同到法院的长期关注艾滋病的网友流氓燕对于判决结果也表示惊讶 星期五上午,流氓燕到新蔡的艾滋病民间团体喜梅互助之家,与众多维权人士和艾滋病患者讨论关于田喜案宣判的问题,他们一致希望田喜能够无罪释放,与家人团聚 流氓燕告诉本台记者:“我已经气疯了,我对这个社会、对中共政府已经完全绝望了” 记者:“今天不是大家来迎接他回去的吗” 流氓燕:“我们都以为是这样一个结果,谁都没有想到他反而会被判一年,我现在觉得真是太可笑了,一个输血感染者竟然会被无缘无故判一年的刑,我还没看到判决书,我不知道他们以什么罪名判的,我觉得他们都没有资格来审判田喜” 在田喜的审判结果宣布之后,爱知行研究所、民间女权工作室等民间团体十分不满,他们表示将继续关注田喜的情况,并继续呼吁无罪释放田喜 原打算迎接田喜回家的艾滋病输血感染者暗礁向本台表示:“当然了,非常想见他,他和我的情况是一样的” 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报告,中国目前大约有43万到150万名艾滋病患者正如田喜的律师梁晓军所说,“田喜的身上集合了中国艾滋病感染者几乎所有的经历与痛苦——输血感染,无法查明原因的病痛,得知自己感染后的绝望与挣扎,自力救济,寻求帮助,上访无路,起诉无门,协商被拒,奋力抗争,最后身陷囹圄” 然而田喜仍坚持维权,他说:“希望中国因临床用血污染事件中生命受到损害的尊严得到维护,希望事件发生的源头能够得到更多的关注我是无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