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公务员培训:软实力与政制的解读

 作者:逄忏     |      日期:2017-05-06 09:32:38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内,“港澳公务员培训中心”这栋簇新的12层大楼即将在2011年落成投入使用这是中国当代政治史上饶有兴味的一件大事首先,从中国内部的政制格局来看,中共中央党校承担了党内意识形态形塑、高级干部轮训的职责,也是官方意识形态更新和变迁的争夺要地 除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以及各部委的干部培训系统外,对于党外各个阶层,也有相应的学校培训机制,来保证官方意识形态的推广 对青年团,有中央团校(青年政治学院);工会系统,有中国工运学院(现名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八个民主党派,则有一个有趣的干部学院系统,叫“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甚至连宗教信仰体系,也有中国佛学院等承担学术研究,干部培养 再加上分布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中国当代政制的推广体系,已初见轮廓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这个港澳公务员培训中心,是否就是港澳地区的中央党校 中共常委,副主席习近平在2010年12月14日在国家行政学院的调研座谈会上谈到港澳公务员培训,是这么说的 “开展对外培训是一举多得的事情,是提升我国软实力的重要举措”继续搞好港澳公务员和各类人员培训,将“培养和增强他们爱国、爱港、爱澳的感情”,更好地为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服务 显然,港澳公务员培训架构的形成,与中国大陆对港澳的管制策略直接相关直接目的是,提升港澳政治人物、公务员体系对中国大陆主体政制的向心力 习进平的另一个关键词是“提升软实力” 如《凤凰周刊》这篇关于港澳公务员培训的报道所说,港澳,“颠覆了人们的传统印象”——“近20年来,大陆上至部委下至地方政府,几乎无间断、分批次组织政府官员赴港培训,学习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法律、证券、房地产等知识,香港相对于大陆,经济、文化和制度魅力曾达到了高峰 现在,这一局面已经开始颠倒反转过来事实上,除了政制领域,进15年来,大陆对港澳的影响和变迁极为深远,从电影、演艺,到文化、经济发展,无远弗届 现在也许开始轮到了政制领域除了一时的政治需求外,更深远的话题,或者是政制的发展和传播 关于这个话题,一个值得关注的学者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强世功,他曾在几年前,被中联办抽调至香港,专职从事治港策略研究作为研究西方宪政、政治哲学的学者,强世功是国内目前“中国模式”学派在政治哲学领域中坚人物 作为智囊的学者强世功提出,“主权政治从来都是围绕政治统治权展开的” 正如在革命战争年代,“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正是在统治权归属的政治意义上,“港人治港”的具体内容就变成邓小平所强调的“爱国者治港” 而“爱国者”是围绕政治主权者而形成的政治概念,这个概念的政治性决定了这个概念随着政治条件的变化而发生改变而目前中国的“主权者”是中国共产党,由此,“爱国者”是一种富有弹性的概念 他把香港“爱国爱港阵营”与“民主派”之间的政治斗争,解读为“很大程度上是一场政治认同和文化认同的斗争”,是一场发生在意识形态领域和政治认同领域之中的“文化战争” 从这个立场出发,他把香港反对派对中央政府的质疑,尤其是尤其是2002年的二十三条立法和2004年4月关于香港政制发展问题的“人大释法”和“人大决定”的质疑,解读为“对中央行使主权权力的挑战和质疑” 如此强调政治主权的争夺,既体现了目前中国政治哲学界对卡尔思密特的推崇,也暗合了目前中国政制发展中,主权者独大,公民社会暗淡的现状 2004年6月7日,香港一批西方教育背景的知识分子发表《捍卫香港价值宣言》,提出捍卫港人引以自豪、也与全球现代化文明接轨的一些体现香港优势的“核心价值”包括:“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公平公义、和平仁爱、诚信透明、多元包容、尊重个人、恪守专业” 《宣言》的发起人之一张炳良提出,“在回归后谈香港核心价值,若失去中国视野,如于浮沙上兴建堡垒,须明白香港命运已与国家命运紧扣一起” 强世功对此解读说,这里所谓的“中国视野”既不是“停留于浮薄的历史共同体”,也不是现实的政治中国这个共同体,而是“走近未来的命运共同体” 在他看来,这样的使命,如当年新儒家将香港看作为未来中国承担文化使命一样,反映出西方自由派的国家政治认同所存在的内在紧张,即“他们不见得要认同当下的中国,但会认同他们心目中的未来中国” 在强世功看来,香港核心价值的辩论实际上是政治认同的辩论,其中自然触及到近百年来中西文明冲突中,中国文明如何面对西方文明、吸纳西方文明的问题 但他除为掌权者提供智囊服务外,并无提出他心中的政制发展愿景 记者以为,值得思索的关键是,作为主体的中国大陆可以向港澳提供经济发展支援和秩序保障的前提下,是否可能真正生发出自己政制变迁的可能性 而港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