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展现政治威力 埃及革命英雄不邀功感谢脸书

 作者:郁詹米     |      日期:2017-12-05 04:13:30
埃及革命成功了这是一场人民革命,也是一场 fb革命 fb,是社交网站facebook的缩写,埃及民众就是透过fb号召串连起来,最后撵走独裁总统穆巴拉克这场fb革命的象征人物、透过fb设立网页发起反政府示威的「 Google之子」古奈姆( Wael Ghonim)就说,要多谢fb创办人朱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fb和Google在这场革命中,展现了偌大的政治威力,分析指势必令专制独裁政权更忌惮,视fb和Google为「颠覆工具」,加以打压  古奈姆是Google中东及北非市场部主管,一年前已向朋友预告互联网的威力可改变埃及的政治生态,数个月前更开始在fb设立网页号召和串连示威,终激发上月25日的大示威,启迪了一场浩浩荡荡的革命他在示威爆发后第4天被当局「绑架」, 12天后获释,跑到革命大本营开罗解放广场,激情的泪水,激荡了民众,有人坦言因受他感动而上街加入反政府抗争在穆巴拉克下台后,有人甚至说支持他选总统,但他表明没兴趣  在埃及驻美国大使馆外,埃及人在纸牌写上「感谢facebook、奥巴马、 CNN及主播库珀、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古奈姆和美国」法新社  开罗街头前晚变成嘉年华似的,民众都通宵达旦庆祝美联社  「希望向朱克伯格道谢」  有女市民把身体伸出车厢外,挥舞国旗美联社  这位Google之子前天接受传媒访问时强调:「我希望重过正常生活,我的任务已完成我不想得到什么利益,我只希望能走到街上大声说对自己是埃及人感到自豪这是我们应得的,埃及人应该有更美好的将来」  古奈姆不邀功之余,反而强调fb成为反政府示威者串连平台,对这场革命功不可没:「这场革命始于fb,我希望有一天可当面向朱克伯格道谢」他计划写一本名为《革命2.0》的书,讲述社交网站对政治活动的影响  fb 之外,这场其实还有 Google的助力有古奈姆这个革命之子任职,正好跟Google「不作恶」( Don’t Be Evil)的原则不谋而合更重要是,当埃及政府一度截断网络服务, Google和Twitter更挺身而出,向埃及民众提供崭新的「 Speak2Tweet」服务,只要致电热线留言,就可在Twitter留言,让他们可继续发声  但跟所有美国企业一直不赞扬员工在中东、中国等「不稳」地区参加激进活动一样, Google在埃及革命中一直保持低姿态,免开罪当地政府受禁,此所以Google一直跟古奈姆划清关系,只说他在休假,一切行动跟Google无关  可是低姿态未必有用,埃及这场fb革命尽显科技和互联网不能钳控的政治威力,很容易成为专制独裁政府的眼中钉美国哈佛商学院教授坎特( Rosabeth Kanter)就说:「对非民主政权来说, Google不会是首选搜寻引擎」  fb、 Google颠覆极权  事实上, Google去年就因反对北京审查互联网而威胁退出中国市场; fb和Twitter前年在新疆乌鲁木齐骚乱后,就一直被北京封杀,甚至被定性为「颠覆工具」  独裁专制政权视之为颠覆工具,反政府示威者却视之为解放工具一个国家是否自由民主,一个政权是否专制独裁,从fb和Google是否遭封杀审查,已可管窥一二了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华尔街日报》/路透社 国营报纸改立场 在穆巴拉克统治30年来一直支持他的埃及国营报纸昨一改立场,向「青年革命」致敬权威的《金字塔日报》(al-Ahram)头版标题为「人民推翻了政权」、「埃及青年逼使穆巴拉克走人」推翻穆氏的消息也使旅居各地的埃及人兴奋不已,昨美国华府的埃及大使馆外聚集不少埃及人,呼口号、摇旗、在街头播放阿拉伯音乐,表达雀跃的心情 科技助掀革命 1989年 苏东波 苏联与东欧共产政权下的异见人士,透过传真机将民主讯息和最新资讯传送开去,最终引发一场「苏东波」,令东欧变天 2001年 菲律宾人民力量革命 民众透过互传手机短讯,在短时间内迅速号召了上百万群众聚集在马尼拉艾沙大道,抗议当时的总统埃斯特拉达的贪污腐败,在没有流血的情况下,成功推翻腐败政权 2009年 伊朗「德黑兰之春」示威 民众发起反君主政体的示威,其间有人将流亡宗教领袖霍梅尼煽动推翻巴列维政权的录音带偷运入境,在民众中广泛流传,起到推波助澜作用,最终成功推翻旧政权,成立伊斯兰共和国 年轻一代透过facebook、 YouTube及Twitter等网站互通最新讯息,又发放军警枪杀枪伤示威者的片段和照片,呼吁民众上街抗争,惜最终遭当局血腥镇压 2011年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埃及「人民革命」 两国示威者都是透过facebook及Twitter等网站,号召和串连民众上街示威,突破新闻封锁埃及网络一度瘫痪,但Google提供特别服务,让民众透过语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