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必荣谈台湾官方对“对岸”的称法之争

 作者:芮织琦     |      日期:2018-02-05 07:08:25
台湾~总统马英九日前在中央新春茶会上,要求各部会未来在公文行文中提到对岸时,一律使用“大陆”或“对岸”,不要再使用“中国”一词,他解释说,现行的政府文书裡,经常出现「中国」两字,但这种称呼方式,有违宪法「中华民国是唯一中国」的精神,也不符合两岸「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对等尊严的沟通与谈判基础结果引发许多讨论,在本次特别节目里,我们邀请到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系刘必荣教授,跟听众朋友们谈一谈这个议题 作为政治学教授的您如何看马总统这项“正名”举措 刘必荣:如果就法律上或法理上来讲,我都觉得马总统这项正名是正确的按照台湾官方讲法,我们就是中华民国,是宪法一中,“中国民国”就是我们唯一的“中国”;大陆那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不承认他的主权但不否认他的治权如果在只有一个中国的情况下,两岸之间那当然就是台湾跟大陆,所以马总统这个时候强调说用“台湾”跟“大陆”而不要讲“台湾”跟“中国”,对法理上一些讲不顺的地方,也可以有理顺的作用这样比较符合逻辑,也可以比较缓和两岸关系 真可以缓和两岸关系 刘必荣:这可从因果关系来看,我们可以说因两岸关系有所缓和,所以马总统有这样的说法,也可以说,马总统这种说法让两岸关系继续缓和,我觉得这是互为因果的关系但当政治人物提出一些说法时,我们不免产生一些联想,所谓的“时机问题”,也就是为什麽要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这就是引起许多辩论的原因媒体认为这个问题本身不是问题,按照过去的习惯就好,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提出来,又再引起内部蓝绿互呛、对统独的争论所以这个问题可以切成两块来看,一个是从法理上来看,没有问题;但还牵扯到效应问题,这个可能不是马总统他当初能想到的 效应问题请请您进一步解释… 刘必荣:其实“中国”、“台湾”或“中华民国”这些称谓的提法,在台湾一直是个敏感的提法不谈政府公文书的提法,就统、独两派的提法来看,独派说我到“中国”去;而主张统的人,不是急统,也就是不放弃最后中国统一的希望,会说我到“大陆”去,也很少讲“中共当局”对一般老百姓来讲,在用法上如果谈到美中台三边关系,那当然是“中”,谈到美国与大陆关系,说中美关系,也没有问题涉及外交层次,自然也用“中”表示北京,但在涉及两岸关系时,那统派与主张统的或不主张急独的人来讲,就用大陆了在民间本来就有两种提法,但这次马总统特别讲出来一种理顺的提法,“应该叫大陆”,那原来称“中国”的这些人就出来批评政府有自我矮化之嫌但我觉得这种批评就像茶杯里风暴,搅一搅后没有太大的问题,因为马英九的提法在法理上是站得住脚的,反对党只是在表达不满而已,真正的冲击不是很大 这是不是因为民进党执政时要求称呼对岸“中国”所以才出现目前要正名的情况 刘必荣:其实当时民进党就讲的很乱,民进党说“四不一没有”,后来连“四不一没有”也没有了,立场也变来变去民进党说当时他们陆委会的公文也没有用“中国”称呼对岸,也没有要求政府公文特别用什麽称呼,所以质疑马英九为什麽要在这个时候提出来,时机有什麽特别这背后又有什麽样一个政策是不是有一个“让步”那偏偏在台湾最近又爆发两件事情一个就是台湾一些犯罪的嫌犯在菲律宾被遣返到大陆,对台湾政府而言,他们应该要被遣送回台湾而不是大陆,因此造成了菲律宾、台湾与大陆的三边关系的一点紧张;另一个就是台湾发现一个间谍,替中共工作的间谍,而且位阶很高的少将所以,在台湾很多人就讲,你对对方有善意,但你看对方从来就没有停过对你的敌意当这几件事情都搅在一块了,就被放大了,这可能都不是马英九当初提出来时所能预期到的,许多因素搅在一起,不免变得复杂 除了这些之外,马英九的提法是不是也为前一阵陆委会主委赖幸媛的发言做某种缓解 刘必荣:对,赖幸媛有时在国外的一些演讲,另人产生了些误解,其实我觉得两岸关系如果大家缓和的话呢,这些敏感问题其实都不敏感,也许因为她是绿营出身,难免会让人觉得她是不是有时候跟总统的口径不一致,所以总统提出来也为她说明一下,我想以后特别是在公文书上,既然总统提出来了就是按照总统的基调,有关这件事的说法与提法,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 跟明年总统大选有没有直接的关联 刘必荣:对,有一种说法就是马英九想要拉拢中间的选民,但我觉得效果还有待观察中间选民常觉得总统在两岸关系的立场闪闪烁烁,说不清楚民进党那边独也不敢独,国民党这呢统也不敢统,那你们两个到底有什么差别那我不必要一定头蓝了吗所以兰英就必须有个非常清楚且完整的论述,也就是要表示,我们就是台湾,对岸就是大陆,大陆地区另外,当台湾许多艺人到大陆去表演时,他们用“大陆”一词,反而像香港所以,当总统为了理顺而生的一种提法是不是真的能拉拢中间选民,效果需要一段时间观察 今年刚好是中华民国建国一百年,对中国大陆而言则说是辛亥革命一百年,那么在台湾对“中国”一词的讨论到底是何种状况呢 刘必荣:这个问题对两岸而言都是一个政治智慧的考验对中国大陆来讲,必须去面对中华民国还存在的一个事实他们那边也在讨论,总不能讲中华民国在 49年已经灭亡了,那怎么还有中华民国百年呢在互不承认的情况下,那日后要如何去面对中华民国仍旧继续存在的事实在台湾内部呢,希望“建国百年”能够重新激励起民众对“中华民国”的热情,因为在过去几年历经民进党执政,台湾发生一些变化,比如说对抗战的纪念与庆祝相对较少,比如,918、七七事变等,老百姓一般就很少提到,又比如说光复节,政府虽然还是会挂国旗,但在民间提到的人也渐少了,所以有些人担心,对国君来讲呢,过去抗战的史迹,现在都不提了,起码老百姓不提了,那在这种情况下慢慢地就会对国家的认同出现问题所以我们希望经过庆祝建国百年,能重新凝聚起对国家的认同这对台湾来讲呢,其实也是在台湾新旧交替的时刻一个比较大的考验 某种程度上,这些正名只是语言上的问题 刘必荣:其实以前,在上一次蓝营执政的时候,蓝营讲“一中各表”,当时北京,最早的时候不见得能够接受“一中各表”的说法,因为“一中”这并不代表 “统一”,“一中一台”也是一个“中国”,同时对台湾来说“一中”又是“中华民国”,所以这就是坚持“一中”的说法北京那时会有犹豫的原因另外,其实中文的讲法不是那么准确的,比如说,我说我是中国人,但我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所以什麽叫中国人等不等同中国人民共和国人那对台湾来讲,我们是中国人,但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们承认中国人民共和国的治权,但不承认其主权,主权只有一个,就是中华民国而且在宪法框架下,这个逻辑也站得住所以我觉得马总统在这个时候将许多混摇不清的地方做一个理顺,是有必要的但有没有急迫性,有人认为有有人认为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