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就业危机延长 WTO的黄金时代结束

 作者:盖僚檠     |      日期:2017-06-07 15:04:22
全球经济现在深陷滞胀宽松的货币政策并非对症下药,很可能会引发通胀危机随着滞胀到来,贸易保护主义很可能会抬头,威胁到以出口为导向的东亚经济 中国是最容易受到贸易保护主义伤害的国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再加上存在大量过剩产能,贸易增长疲软将会延长其商业利润的下行期,造成中国银行(601988)系统大量坏账允许实力较弱的企业破产,可能是解决当前中国产能过剩问题的惟一途径 就业危机延长 全球经济近乎处于衰退状态,未来许多年里仍将如此美国的GDP增长率一直徘徊在2%左右,根本无法为劳动力增长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更不用说降低现有 的失业人数了欧洲也处于衰退之中,在可预见的未来,经济也不可能走出衰退日本经济很可能也处于衰退状态新兴经济体已经从2010年至2011年的高 增长率上冷却了下来,今年增长率很可能会徘徊在3%至4%之间根据过去的标准,这些就是接近衰退了 经济学相信市场经济有自我痊愈 的能力每当泡沫破裂,价格机制就会重新分配经济资源达到新的平衡,从而实现包括劳动力在内的资源充分利用因此,失业率会自然而然地下降当高失业率存 在时,经济学家倾向于指责福利制度,认为高额的失业救济阻止人们找工作,这种看法未免一叶障目 在西方国家有两个因素会延长就业危机首先,全球竞争可能会导致均衡的工资不能满足生活基本需求世界各国的生活成本差异很大,当工资是全球统一决定,而支出由地方因素决定的时候,就会出现这个问题 如果一个国家想要解决就业问题,就必须降低生活成本这就是德国的优点德国的工资,尤其是年轻人的工资,低得惊人雇员可以接受低工资的原因就是他们 不用承担高额的学生贷款,房屋租金或医疗保险但是,要改革医疗卫生、教育和住房是非常困难的,因此,高失业率会持续很长时间 其 次,信息技术将会继续取代发达国家的白领工作,给全球化和金融危机下的劳动力市场创造更多的麻烦技术从长远来看是个好东西总体上会提高生产力但是, 当它取代了有着几十年工作经验的员工的工作时,问题不是通过再分配就可以轻易解决的发达国家的大多数中产阶级的工作都将在信息化的发展过程中变成多余 的,信息化带给劳动力市场的冲击需要一代人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被消化应对当前的经济危机,需要实施困难的结构性改革,不能坐等价格机制的调整 WTO的黄金时代结束了 WTO体系给全球化提供了平台,跨国企业是全球化的领导者跨国公司极大地受益于全球化,它们在西方国家的政治影响力是WTO体系成功的关键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已经演变成政治危机通过税收实施再分配成为近来西方国家选举的重要因素但是,企业反对提高税率他们可以通过像瑞士和新加坡 这样的避税天堂在世界各国重新分配利润当大多数人的利益因此受损时,这些活动就会被视为负面活动政治举措相对于商业反应缓慢,但最终会赶上来因此跨 国公司很可能会在本国失去政治影响力 比如,在可预见的未来,欧盟一定会协调税率如果英国不接受这种做法,就必须脱离欧盟利润计算的规则很可能会收紧,从而抑制在避税天堂的消费 通过提高税收解决全球化带来的不平等是非常困难的,因此,政治家会转而直接关注贸易未来管理跨国贸易活动的规则将会更加复杂外包壁垒也会增加进口 税会上涨反倾销手段将会更加频繁地用于保护现有行业WTO的黄金时代正在走向终点实际上,贸易争端加起来足以打败WTO 上次全球化的黄金时代终止于大萧条经济学家指责西方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要么导致、要么加剧了大萧条但是现实情况很可能更加复杂劳动力市场应对全球化的能力有限,在后者发展过于迅速的情况下,政治因素将会不可避免地牵扯进来,阻击全球化 过去20年里,全球贸易的增长速度是全球经济增长速度的2倍这种关系不可能长期持续最佳情况是两者的增长速度互相协调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将会徘徊在2%至2.5%左右,全球贸易的增长速度也将是如此 如果中国可以维持其全球平均速度2倍的出口增长,这意味着出口增长速度将为4%至5%,通胀会让名义数字更高这就意味着中国无法通过出口走出目前的经 济困境现在制造业过剩产能的总产值可能达到1万亿美元,相当于总出口量的50%如果中国提高对出口的刺激,贸易争端必定会增加 当前中国解决产能过剩的办法实在不靠谱大多数地方政府很努力地在维持生产水平,推高库存这种拖延战术只会增加最终调整的成本地方政府和银行应当停止 对市场调整的干预,对于效率低的企业应当允许其破产只有当供求实现平衡以后,经济才能恢复增长,银行体系才能安全运行 当前一些解 决产能过剩的流行观点都是十分愚蠢而且是有害的比如,投资刺激可能在短期增加需求但是会导致未来的产能增加,造成更大的危机通过政府法令“撤退低效 产能”,将会使所谓的“高效”产能迅速取而代之,结果还是产能过剩除非通过市场力量导致投资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