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格陵兰或成为中国投资热土(组图)

 作者:平亮采     |      日期:2017-10-03 03:41:09
资料图片:格陵兰海边,一条鲸鱼跃出海 REUTERS/Alistair Scrutton   在遥远的格陵兰,冰山静静漂浮,猎人追踪驯鹿;不过这里正酝酿着一项大型铁矿石矿开采计划,而由此聘用的中国工人,可能会当地人口一下子增加4%. 这宗由英国公司London Mining开发的23亿美元项目,还包括建造柴油发电厂、兴建一条道路以及在格陵兰首府努克附近建造一座港口.这个项目将为中国供应亟需的铁矿石. 全球变暖融开了北冰洋航道,全球将目光投向格陵兰下面蕴藏的矿产资源.岛上的57,000格陵兰人正纠结於能带来丰厚财富的机遇,和并行而来的风险--原始生态环境和传统社会可能遭到破坏. 对於当地人和投资者来说,强烈的期望可能带来更大的失望.不过挺进格陵兰可能已是箭在弦上,有些人认为中国试图开发这块寒土,将其作为争夺北极资源和控制新航线的据点. 中国考虑投资这个丹麦人统治的地方,看中铁和锌以及21世纪科技所必需的稀土矿.而格陵兰日益自治的政府本身也在到处寻找投资者. “这里不只有冰和北极熊,”格陵兰总理克莱斯特(Kuupik Kleist)在努克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发展中国家有兴趣在北极圈的开放过程中发挥更大的政治作用.格陵兰可以充当垫脚石.” 欧美有传言称中国在北极圈有非常大的野心,但许多格陵兰人斥此为反应过度--近期在努克举办的漫画展上有一幅是一座冰山,水上部分是格陵兰岛形状,水下则是中国形状,其图说是:“极地妄想狂”. 相比在非洲和拉美的投资, 中共政府在北极的足迹很淡.还没有采矿或者石油项目在格陵兰启动.进行开发的构想受到政治两极分化的抑制,成立才三年的格陵兰自治政府对於如何就新财富进行管治及徵税看法不一. “格陵兰岛内期望高涨,但还没有结果,”斯德哥尔摩Nordregio学院专注於北极事务的高级研究员Rasmus Ole Rasmussen表示. 不过,在这片土地上,变化正在迅速到来.中国在其中所发挥的影响,可能会大到让欧洲和北美人士感到不安. “可以说,中国和韩国这样的国家在表明投资意愿方面,远比美国和欧洲人积极,”克莱斯特表示,并称尽管身处新的地缘政治潮流,但西方仍可能有些自满. 首府努克位於西南岸,距离纽芬兰以北1,000海里,人口为1.6万人,全市只有两个红绿灯.但新的建设正到处铺开:能供外资企业办公的写字楼,甚至还有一座新的购物中心--你能在那里买到橄榄和法国奶酪,不过价格可能贵一点. 格陵兰矿产和石油局(BMP)现在已颁发约150张矿产勘探执照,而十年前还屈指可数.仅去年,企业在当地的支出已达到约1亿美元,石油公司的海上勘探支出已超过10亿美元. 其中包括稀土矿的勘探.稀土被用於风力发电机和混合动力汽车等相关产品.目前中国的稀土产量占据全球主导地位. 欲浏览格陵兰地理状况图表,请点选链接:(link.reuters.com/tes73t) **北部融冰** 格陵兰被视为全球暖化的核心地带.今年夏天,覆盖该岛的巨大冰帽几乎全部融化,令很多科学家震惊.猎人不再穿行於海上浮冰,因为冰层已难以支撑他们的狗拉雪橇.一头海象成为今年努克居民的谈资,它在比正常活动区域更南边的地方出没. 但气候变暖也有一些好处,而且不只是梦想着在南部种植草莓和花椰菜而已. 由於冰层不断後退,部分统计表明,极地冰帽到2040年可能在夏季完全消失.海冰融化可能打开加拿大和俄罗斯北部的航道,缩短上海至纽约的航程多达40%. “格陵兰过去在世界地图上总是白色的一大团,”反对党领袖暨前外相Aleqa Hammond称,“现在,我们拥有全球影响力.” 但她批评政府未向公众披露中国的计划,“中国代表团随处可见,但即使是议会也不清楚他们是谁.”她并补充道,“在旅馆、峡湾和街道上都能看见他们”. 如果格陵兰政府批准,London Mining便计划明年在Isua铁矿石矿场开工建设.此一项目打算从中国筹资,并计划每年从努克附近峡湾向中国输送大约1,500万吨铁矿石. **中国的影子** 除了中国人今夏乘着破冰船首次横渡北冰洋外,今年稍早的外交活动也突显出中国对北大西洋的兴趣. 中国总理温家宝4月访问欧洲时,曾到访了人口仅32万的冰岛.在这里,有关中国一家开发商有意租赁一大片土地的传闻甚嚣尘上. 而 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6月对人口仅600万的丹麦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也并不让人意外.许多人猜测他心里惦着格陵兰的丰富资源,尽管中国官方否认. 几天之前,欧盟行业事务执委Antonio Tajani才前往努克,与格陵兰签署一份原材料合作意向书.格陵兰一名高级官员称,“此意向书传递一个政治信息,即我们不会仅局限於向中国供应矿石.” 格陵兰总理克莱斯特谈到面临欧洲压力时称,一名欧盟政界人士已建议他限制中国在此地的采矿活动.但他拒绝了,称现代贸易规则不允许如此,“欧盟会这麽做吗?当然不会”.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去年访问格陵兰时,她的随扈曾因为几乎没有什麽安保措施而头疼不已.不过,希拉里关心的是其他事情.“她首先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稀土方面的情况如何?'”另一名格陵兰政府官员称. 光是由澳洲Greenland Minerals and Energy(GGG.AX: 行情)在格陵兰南部开采的一处矿场,其稀土储量便可能超过全球储量的10%. 原油的影响甚至会更大. 能源咨询机构Wood Mackenzie表示,格陵兰的原油储量可能达到200亿桶.格陵兰矿产和石油局则称其原油储量可能相当於整个北海油田的一半. 格陵兰政府仿效挪威,已批准成立一支主权财富基金,将新的收益进行投资. **格陵兰的“圣杯”** 但眼前的大问题是,格陵兰稀少的人口能否承受,也有迹象显示本地存在政治顾虑,可能会阻碍西方或亚洲的投资. 从努克乘船向北四个小时即可到达Maniitsoq.这个小镇既反映了海外投资者带来的希望,也体现了格陵兰抱负遇到的现实问题. 美国铝业(ALCOA)考虑在此地建造一座铝精炼厂.从战略角度来看,这个位置地处欧洲和北美市场之间.工厂未来需从海外引入数千名工人,有可能来自中国. 这座炼厂将精炼产自巴西和澳洲的矿石,再把生产出的金属铝运到全球市场上.美国铝业尚未正式做出决定.在几个未定议题中,美铝希望获准聘用价格更为低廉的海外劳工. 格陵兰在2009年取得进一步自治权後,丹麦给予格陵兰的补贴就固定为约35亿丹麦克朗(6亿美元),而且随时间推移这笔资金的实际价值将不断下降.格陵兰公共支出的逾半数由上述补贴支付. “我们在经济上必须独立,”格陵兰一位律师Naaja Nathanielsen表示.“多数人不认为那是机会,而是只能那样.” 格陵兰西岸像Maniitsoq这样的小镇很多,靠政府补贴暖气和通讯支出.这里失业率很高,居民贪杯. “我们需要彻底的变革,”Maniitsoq副镇长Karl Lyberth称.“美国铝业是唯一能帮助我们的项目.” 这个小镇的人口目前为2,175人,过去10年间减少大约200人.几乎没什麽人会反对美铝,不过一家当地旅店老板宣称,这个镇子将需要一所妓院为建造精炼厂的工人服务,让一些人感到不快. “只是开开玩笑,”Heilmann Lyberth旅店的Soren Lyberth说,“但是大家都不愿谈论这件事情.” 他触到了格陵兰的一个痛处:一些人担心国家无法接纳如此巨额的美元资金和大量外籍工人进入,而未经培训且受教育程度不高的格陵兰人将在竞争中落败. “他们认为美铝是圣杯,但并非如此.”Maniitsoq社区培训项目主管Jens Moller说,“它可能带来许多问题.” **环境疑虑** 当地人还在争论是否为London Mining引入2,000名中国工人到努克,以及格陵兰是否应允许外籍企业拉低当地薪资水平.这些争论令一些项目陷入停滞. 让投资者沮丧的是,关於外资企业的共识已有所减弱.反对党呼吁向矿商徵收更多税款.环保人士则要求进行更多环评谘询. “我们需要收取更高的开采权利金.”反对党领导人Hammond说,“造成污染的人应当付出代价.” 在总理克莱斯特领导的支持独立的联合政府中,属於技术官僚的阁员人数要多於前政府.前政府被反对党抨击为任人唯亲且锁国. 克莱斯特意识到问题所在,他领导的联合政府内部对於是否引入低薪外籍劳工也意见分歧.数名矿业企业高管和格陵兰官员对於项目进展缓慢表达失望. “我们的梦想即将成真,”一不愿具名的格陵兰高层官员称.“但人民感到紧张,不知道自己是否已作好准备.” 例如稀土.由於稀土含铀,因此除非格陵兰沿袭自丹麦有关提炼放射性物质的禁令被解除,否则均不得开采.格陵兰政界人士对此意见不一. “对我们来说,主要问题是零容忍政策,”Greenland Minerals and Energy营运经理Ib Laursen说.只有禁令解除,他的项目才可行. 格陵兰目前在运营的矿场只有一处,是2004年开发的金矿.尽管英国Cairn Energy耗资12亿美元於2010年和2011年进行探油,但均无功而返. 虽然格陵兰人等着开始发财,但本地人对於中国人即将来此的想法还是觉得不着边际.格陵兰和欧洲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一千年前维京人殖民,和美洲的关系则包括冷战时期美国在北极圈内建立图勒空军基地. 一些分析师表示,中国在格陵兰的角色被夸大,中国比较偏重经济目的,而非政治考虑: “许多非北极圈的国家,例如欧洲国家,都疑神疑鬼,”Nordregio的Rasmussen说,他将这类担忧形容为“与现实没什麽关系”. 总理克莱斯特也强调其对於开发速度的期望受到制约.“我们的局势还不确定,”他说,“我认为从全球经济形势和格陵兰社会的能力来看,在10-15年内建设五个项目是比较现实的.” 能力制约因素包括格陵兰是否有能力保护生态系统.一些大型油企称,不值得冒着外泄的风险进行开采,万一发生事故,後果可能是毁灭性的,而且此地也缺乏清理设施. 本地环保组织AvataQ的主席Mikkel Myrup认为,格陵兰还没准备好进行工业开发,“格陵兰还未具备承担管控行业之责的监管能力.” 经营旅馆的Lyberth已延後建造一座能欣赏雪山美景的旅店.目前来看,美铝及其高管人士似乎离此地非常遥远. “这是我的梦想,”Lyberth站在Maniitsoq小镇一处悬崖边上,手指一块平坦的岩石笑着说道,这是他原打算修建旅店的位置. “但迄今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