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最坏”时期过去了吗

 作者:蒋偿岫     |      日期:2017-06-07 07:04:09
PPI开始向上翘头,这也许是好事但除了这些经济的先导性指标已经出现好转迹象,其它指标还没有看到改善 一些经济学家和官员就此判断“国内经济形势向好已经明朗”,笔者认为还为时尚早如果向好判断是基于GDP增幅开始出现拐点,这值得相信,毕竟政府投资的效果已经显现,按照现在的拉动力度,稳住GDP增速应当不成问题 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吗?有这个担心来自对中国存量资产安全性的忧虑请注意,GDP指的每年之间的国内生产总值,它是一年之中的增量部分所以,政策在关注增量的同时,必须加大对存量资产关注力度 纵观所有发生过经济、金融危机的国家,它们都有这样的共性:危机之前,从GDP等经济增长数据中,根本看不到危机 比如美国,2007年GDP增长情况很好,甚至个别季度出现5%以上的经济增幅,但危机突然就光临了什么原因?存量资产烂掉了 房地产贷款及其衍生品不都是日积月累的存量资产吗?无节制的过度消费留下的大量投资账户不都是存量资产吗? 必须意识到,相对于增量而言,存量资产的数量大得多的多,稍有闪失,就会出现大的问题因为,中国存量资产占据了最大量的银行债务,所以存量资产出现坏账,银行立即万劫不复 中国的存量资产已经出现了问题Themis企业财务安全预警系统已经发出强力预警,今年第三季度,中国上市公司――企业中的佼佼者的财务安全度大幅下降,而且降幅达到空前程度,是经济无法容忍的程度笔者当然希望这是底部特征,是最坏的情况,盼望未来能够好转但情况真会好转吗?至少笔者不会盲目乐观 原因是,中国过去30年的投资和因此而形成的产业,大量是针对出口资产这是最需要关注的领域,尽管经济结构调整的目的就是为了压缩这部分资产 但是,绝不可以压得过猛,甚至在必要时还要想方设法保护这些传统产业,保护必要的产能原因是,笔者不认为全球经济一体化、全球性产业分工的格局已经时过境迁了 美国不可能放弃美元的地位,不可能在中低端制造业方向重新恢复生产,未来这部分消费品依然要依赖进口 如果中国此时放弃这部分优质产能,不仅会形成重大浪费,未来必定会有新一轮重复投资;如果中国此时放弃这部优质产能,而未来没有恢复,说明中国已经失去了传统优势的竞争力 如果中国此时放弃这部分优质产能,那中国的产业基础将受到严重威胁,甚至会出现青黄不接――传统优势消失、新型优势尚未建立――产业空心化的情况,那将中国将是第二个日本 同时也该明白,现在美国是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所以大叫恢复实体经济,并试图以此拉动经济恢复增长但可能吗?有可能,但所集中的实体资本方向,一定不是缺乏竞争力的一般性消费品,而是所谓高端制造业,而一般消费品必须依赖进口 必须看到,美国的贸易逆差这不仅是全球货币体系的客观要求,更是美国依赖货币强势继续获得发钞税的必然路径美国是否愿意放弃如此巨大的利益? 毋庸讳言如果经济、产业青黄不接的情况出现,那中国经济立即出现大问题,而2010年至2020年十年GDP和国民人均收入翻番的目标恐怕将难以完成 现在需要的是加快传统产业的兼并重组,在重组中提升竞争力,提高资产价值这件事必须尽快完成,这才是中国当下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 至于中国经济“最坏”时期是否已经过去?笔者认为,不能只关注GDP,而更需要关注存量资产安全只有增量和存量资产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