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bf必发唯一娱乐官网:回乡杂记

 作者:喻涡     |      日期:2019-08-15 07:08:00
九、十月之交,我回一趟老家河南杞县,与在县城工作的十来个同学聚餐,发现他们几乎没有人使用email他们想看我的文章,可是无法通过email发给他们,只能通过USB拷给他们,在省城和在市里(开封)工作的同学都有email信箱,看来县城存在媒介手段滞后现象县城的社交圈子比较小,一天或几天就能见一次面,大约不太需要用email沟通 老家农村的确比以前富裕多了,可是农民家里的书籍与三、四十年前一样稀缺,甚至比那时还稀缺那时有些识字的乡村人家还有一本半本的《三国演义》、《水浒传》之类,现在连这些书也没有了;除了孩子的课本,几乎没有任何其他书籍这次回老家想买个书桌,转了县城几家大的家具商场,新款家具很多,都与大城市接轨了,可是竟连一家卖家用书桌的都没有我问老板,为什么没有家庭用的书桌,他说现在谁读书啊,看电视、打麻将就行了电脑网络还没有普及到农村,电脑桌也少见基于此,我决心在老家的宅子上建一座对公众开放的私人藏书楼,也就算是乡村图书馆吧这里顺便告知一声,打算给自己的书房瘦身的朋友,乔迁之际嫌书太多累赘的朋友,任何其他原因想淘汰旧书的朋友,请您把书送给我 在老家农村,距离已不是问题如果有图书馆,骑上自行车,或摩托车,或电动车,去另一个村子看看书,几分钟的路程,比北京人去国家图书馆或区图书馆看书快捷得多许多村与村之间道路都硬化了,也不塞车,既畅通又可风雨无阻可能有朋友认为,给农民看的书不必讲究品位我不这样看我认为农民更需要看莎士比亚、托尔斯泰、卢梭、李白、杜甫、胡适、鲁迅,而不是看如何种番茄他们个个都潜在地存在着图书饥渴症,碰上什么有可能就看上了什么,碰上人道主义当然比碰上如何种番茄更有营养 我老家是豫东杞县,我太太老家是苏南溧阳一天,我太太去老家附近的镇上买东西,见新开张一家洗浴中心,回来就说要带我妈去消费一次我妈死活不去,说没洗澡的习惯,成年也不洗一次我太太顺口说:“我妈每天都洗一次屁股”我妈立即像被蝎子蜇了一下似的“噫”了一声,吃惊得目瞪口呆,如听天方夜谭看得出来,她显然对每天洗屁股大有微辞,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和太太回北京的路上,太太向我嘲笑我妈陋习,我说:“我妈还说你妈陋习呢她偷偷对我感叹,天天摸屁股,那手能不脏吗!”什么是文化多元论大约这就是吧 我母亲是农民,无退休金和公费医疗我大姨是职员,有退休金和公费医疗我母亲从不考虑营养,填饱肚子就得我大姨成天最重要的关注点和话题是吃什么对身体最好我母亲有病就扛着,很健康我大姨整天琢磨给体内注射点儿什么保健的东西,一直病病歪歪我简直要做出公费医疗毁掉了无数人的健康的结论了 我村焦庄与吴芝圃的老家赵村是邻村,相距四里赵村有个吴芝圃学校,这次回老家去拍了几张该校的照片大家都知道吴芝圃是河南大饥荒的罪魁祸首,但我老家还流传一个关于吴芝圃的另类故事大饥荒时期,吴芝圃往家乡杞县调拨麦种他拨给杞县的麦种几倍于实际需要的量,有人问为什么,吴解释说:“杞县的地吃种”吴的本意是想让杞县省下麦种度荒,可是杞县的干部未能领会,拨给多少就一定要都耩到地里多少,竖着耩了横着耩,横着耩了斜着耩,务必要把调拨的麦种全豁到地里结果可想而知,麦子都长瘫了,次年三月就熟了,熟是熟了,产量可怜,基本绝收外乡的吴芝圃的研究者可能不知道这个流传在吴芝圃家乡的故事,写在这里,供研究参考 今天美国有一个基督徒群体,叫做阿美士人(Amish)他们的祖先在18世纪被欧洲官方教会判定为异端,遭受迫害,移民到美国至今二三百年了,他们仍坚持几百年前的生活方式和敬拜礼仪,不用电器,不开汽车,以传统农耕为业在他们的坚持下,美国法律也允许他们免交某些国税,免除当兵义务,他们的孩子可以不接受政府规定的义务教育,公共交通系统为他们驾马车出行提供方便我2005年在美国期间到过阿美士人的小区,见过他们的穿着打扮和手工制造的面包,也见过他们赶大车在路上走阿美士社区成为美国社会的一道别样的风景反观中国,什么都得一刀切当年的土改,工商业改造,人民公社化,那是血腥的一刀切中国共产党治国60多年,凡事一刀切,几十年下来,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到处都是它留下的烂尾巴工程就说殡葬改革吧,先是全国平坟,搞公坟,家家扒坟捡骨头现在怎么样祖坟也没了,公坟也不公了,一家几代人埋几个地儿,清明上坟南里北里跑推行火葬就更烂了,一言难尽偷偷土葬的,一旦被举报,扒出尸体浇柴油烧了,我老家就发生多起这样的侮辱尸体事件,真是毫无人性的杂碎如今一些地方搞“新农村建设”,不想上楼的农民也得“被上楼”这必将又是一个不知烂到何时才收口的烂尾巴工程一党专政,刮风容易,包容多元难 这次回家,回去走的是西路——北京到郑州的高速,回来走的是东路——开封到北京的高速东西两路大体平行,间隔约 100公里两路沿途,风物颇为不同:一是西路人烟稠密,东路城市、村庄稀少;二是东路视野里树木也较稀少,大地显得很空旷;三是东路大地的土色发白;四是东路的河流桥梁比西路的长得多,黄河桥近8公里,卫河桥也是好几公里两条路都在华北大平原上,华北大平原是由西向东冲击而成的平原,越往东土地的年龄越古老,风化、冲淋也越久,大地的颜色也就越发白为什么东路的河流桥梁更长呢我想起码有两个原因:一是自然原因,越往东河流越宽,河越宽当然桥就越长;二是社会政治原因,建桥的时间越靠后,越是往大、往长里建这样既可增加GDP,又可以给建桥的各权力部门和环节提供更大的渔利空间预算越大,造价越高,